社評

社評﹕政治議題效果不彰 民主派須思考前路

【明報社評】立法會九龍西第2次補選,民主派再度受挫,選舉結果反映了選民兩種情緒,一是對老面孔的厭倦,一是對政治議題的冷淡。有溫和選民對政治鬥爭不休感到厭煩、希望議員多做實事,亦有激進選民認為議會抗爭路線無用、對投票意興闌珊。民主派同時流失這兩類選票,進退失據。民主派需要審慎思考,什麼樣的定位才能令大多數選民有感。民主派無望重奪今屆議會分組點票否決權,建制派「一派獨大」,行事更要合度有分寸,否則只會惹來強烈反彈。

選民對老面孔厭倦

民主派兩頭不到岸

今次補選,無論是投票率還是兩大陣營表現,都跟今年初3.11立法會九西補選情况相若。繼上次民建聯鄭泳舜以10.7萬票當選之後,建制派支持的「政治素人」陳凱欣,亦以10.6萬票勝出;非建制派方面,若將民主派「共推」的李卓人,與民協前主席馮檢基的得票相加,也跟上次補選民主派姚松炎的10.5萬票差不多。

上次九西補選,姚松炎選舉工程犯了不少策略錯誤。今次李卓人出戰,民主派選舉工程已改善了不少,包括多做落區宣傳而非一味靠社交媒體造勢,拉票方面也採取大包圍策略,既有元老級的李柱銘等拉票,亦有黃之鋒等四出奔走動員年輕選民,可是仍然無法顯著谷高得票。李卓人得票約為9.3萬,有人將他落敗歸咎於馮檢基「𠝹票」。數據顯示「馮檢基因素」對李卓人的影響,比起對陳凱欣的影響大,惟就算「𠝹票效應」存在,馮李得票總和仍然不及陳凱欣。民主派連續兩次補選敗陣,警號已經響起,民主派必須認真檢討,不能將落敗責任推給他人。

今次補選結果,突顯選民對老面孔的厭倦,以及對政治議題的冷淡。選民渴望新面孔帶來變化,乃是全球趨勢,當今政治人物「折舊率」很高。之前兩次立法會補選,建制與民主派都派出年輕面孔出戰,今次李卓人撼陳凱欣,政治折舊問題即時顯露無遺。陳凱欣有建制派支持,她在競選期間突出政治素人形象,有助她開拓票源,爭取中間選民支持。相比之下,李卓人的資深從政經歷,卻成為拉票包袱。李卓人的工運及支聯會背景,反而不利他爭取中產階層和年輕選民。

民主派形容香港是「走向威權」的「危城」,今次補選是民主與專制對決,希望炒熱政治議題發動選民,然而這套意識形態論述並未能令民主派勝出。過去一年,民主派對香港政治形勢所做的描述愈來愈嚴峻,可是九西兩次補選結果顯示,無論是「反DQ牌」還是「危城論」,大抵只有民主派忠實支持者有感,並未能為民主派開拓中間選民票源。很多中間選民對內地加強干預香港雖有憂慮,惟未至於認定中央一心要令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他們對民主派的論述無感,原因亦在於此。

日前台灣九合一選舉,韓國瑜高舉超越藍綠、拼經濟民生為先,掀起「韓流」效應,反觀民進黨大打意識形態牌,仍然難逃慘敗。台港兩地政治環境有別,不能簡單將台灣經驗硬套於香港,不過陳凱欣高舉「民生優先」旗幟,形容市民對政治爭拗和對立矛盾感到厭倦,這套論述對於意識形態不強烈的中間選民,確實更加有感。

一派獨大勿有權用盡

建制失分寸必遭懲罰

李卓人敗選後提到,部分民主派支持者,尤其是年輕選民,可能因政治無力感太大,提不起勁投票。這個說法只說出了問題一部分。民主派當前政治困境,是過去數年的拉布抗爭和路線激進化,趕走了一群希望議會多做實事少些爭拗的中間選民,然而同時又無法爭取一群激進本土自決派認同,「兩頭唔到岸」。2016年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在九西奪下16萬票。隨着港府打擊港獨,港獨和自決派被拒參選,民主派在兩次九西補選都只能奪得10萬票,反映很多激進本土派支持者放棄投票,部分人甚至主張「焦土政策」,呼籲抵制選舉又或者投票給建制派。

中間選民與激進本土派訴求南轅北轍,除非香港政治形勢急轉直下,大多數市民覺得一國兩制真的瀕危,否則看不到民主派有方法將這兩類選民同時包攬。由於港獨和激進自決派必被拒諸競選門外,他們的支持者在下屆改選一樣可能採取「焦土策略」,杯葛選舉。民主派要在選舉爭勝,必須調整定位開拓票源,民主派需要好好思考,究竟應該走更激進的路線討好本土自決派選民,還是改走溫和務實路線爭取中間選民。

補選後,建制派無論在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組別均有過半數優勢,只要建制派立場一致,未來立法會分組點票,建制派穩操勝券。理論上,建制派「一派獨大」,可以減少特區政府施政阻力,然而政府和建制派必須緊記,立法會「夠票」不代表可以為所欲為。所有理性的選民,心中都有一把尺,去衡量從政者有否濫用權力,胡作非為。市民可以用選票懲罰民主派拉布,亦可以用選票懲罰建制派離譜行為。倘若建制派有權用盡不講道理,出於黨同伐異收緊《議事規則》,下次換屆選舉必遭選民懲罰。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