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人才培訓不進則退 港排名急跌響警號

【明報社評】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發表《2018年世界人才報告》,香港排名急跌6級,降至第18位,亞洲第一地位由新加坡取代。國際排名形形色色,各有偏重,起跌本屬平常,可是排名滑坡式下跌,確需深入檢討查找不足。細察報告,香港在人才投資培育方面不進則退,教育資源投入不夠高效,未像新加坡般切中社會經濟發展需要。報告顯示生活成本高昂並非吸引人才最大障礙,本港最大問題是未能提供優質生活環境吸引人才。知識經濟時代,人才是最重要資本,政府必須對症下藥,加強培育和吸引人才。

教育開支需加碼

花得到位更重要

IMD人才報告從「投資與發展人才」、「吸引與留住人才」及「人才準備度」三方向,審視63個地區表現。簡言之,人才投資反映的是一個地方長遠內生動力;吸引人才着眼的,是為人才提供良好環境;人才準備度側重的,是當下是否有足夠人才滿足需要。任何排名研究在方法學上都有局限和偏差,例如根據IMD人才報告,瑞士連續5年稱冠,美國人和德國人就未必心服。不過同一機構根據同一標準,得出香港評分全方位下跌的結論,政府顯然不能漠視。

報告表示,香港在吸引海外專業人才、維持當下人才供應充足方面,仍有不俗表現,惟考慮到教育公共投資顯著落後,未來恐有衰落之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上任後已增加83億元教育經常開支,涵蓋幼教、中小學和專上教育,政府會更積極投入資源培訓人才。政府財力充裕,絕對有本錢增加教育投入,關鍵是如何善用資源,發揮最大效益。

人才報告有幾點值得留意。首先,本港在人才投資方面排名顯著下跌,由第24位降至31位,惟多個細項評分其實跟去年相差不遠,意味香港的問題是未夠進取,不進則退。報告評分方法,主要參考公開數據與行政人員意見調查。人才投資範疇多個細項,諸如教育公共開支比例、師生比例等都是硬數據,不會受被訪者觀感起伏所影響,過去一年香港在這類細項的評分變化亦很小。

報告提到,人才競爭力最強地區大多是歐洲國家,主因之一是教育投資水平高。以人才投資範疇評分最高的丹麥為例,當地教育公共開支佔GDP的6.9%,相比下本港比例僅為3.3%,在63地中排名56位。誠然,教育公共開支位居前列的歐洲國家,很多都有福利主義背景,它們的高稅率高公共開支模式,香港很難照搬,然而當韓國和大馬都大幅增加教育開支,佔GDP比例分別高達5.1%和4.5%,香港顯然需要「加碼」,關鍵是如何確保資源花得到位,這方面香港應向新加坡學習。

新加坡整體排名第13位,惟人才投資範疇的排名僅為34位,比香港更低。新加坡的教育公共開支佔GDP比例只得2.9%,較香港更小,可是在人才準備度方面,新加坡位列第2,遠勝香港。報告顯示新加坡的教育投資相當精準高效,學校重視科學,大學教育和整個教育系統都能滿足社會、經濟和企業需要。相比之下,本港學術水平雖高,尖子培訓依舊出色厲害,然而教育制度並未能切中社會現實需要,導致近年不少人覺得本港新一代平均競爭力似在下降。

改善配套留住人才

在職培訓有待加強

香港的師生比例有改善空間,惟與瑞士、丹麥等國家相比並不特別低。當前香港一大問題是產業結構單一,人才投資未夠多元,教育方向太過一窩蜂趕時麾,目光放得不夠遠大,凡此種種均妨礙新一代發揮所長、盡展競爭力的一面。本港每年只有不足兩成文憑試考生能夠入讀「八大」,每年都有上萬名達到升讀「八大」門檻的考生失望而回,說明香港高等教育配套有改善空間。不少企業慨嘆,懂得新技術的人才鳳毛麟角,政府應該針對社會需要,提供更多元化的人才培訓,為年輕人提供更多機會。

香港生活成本高昂,常被視為妨礙吸引人才的因素,惟報告戳穿這一迷思。論生活指數,瑞士和新加坡排名比香港更差,可是卻無損他們吸引人才能力,關鍵是兩地有很高的生活質素。香港地小人多、空氣質素欠佳,生活質素評分遠遠落後,僅能位列中游,最新評分更比去年退步;報告對於本港醫療基建能否滿足社會需要,評分亦有較大跌幅。政府要吸引及留住人才,必須一邊提供更多發展機會,一邊提高城市宜居度,改善交通、房屋和醫療等各方面配套。

大灣區可以為港人提供更廣闊更多元的發展舞台,政府培訓人才,眼界可以放得更闊。同時,本港企業亦應捨棄短線心態,加強在職培訓。報告顯示,本港人才投資方面評分跌幅較大的細項,是企業實習和在職訓練,反映本港企業對在職培訓不夠重視。現在香港人才投資做得不夠好,必然影響未來人才準備度;香港吸引力下降,外來人才未必再來。政府必須對症下藥,始能煞住頹勢。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