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基層貧童人口升 跨代貧窮成大患

【明報社評】政府公布本港貧窮人口接近138萬,貧窮率20.1%,升見9年新高。政府強調扶貧措施有成果,然而即使將現金福利措施計算入內,貧窮人口仍達101萬,兒童貧窮率不跌反升,更敲響跨代貧窮警鐘,情况尤其令人憂慮。近年政府社福開支顯著增長,惟歐美經驗證明,要將自由市場經濟加劇貧富懸殊的趨勢扭轉,單靠財富再分配措施不足以縮窄差距,還須從稅務、教育與工資政策入手。教育機會不平等導致貧富懸殊惡化,基層兒童普遍缺乏社交及學習資源,居住環境惡劣,政府應訂立具體願景目標,推出更多政策幫助貧窮兒童。

政府扶貧未到位

滴漏效應存疑問

政府以住戶入息中位數一半釐定「貧窮線」,但凡家庭收入低於貧窮線,即屬貧窮人口。去年本港貧窮人口較之前一年增加近3萬,達到138萬。政府堅稱,138萬這數字不反映實際情况,因為政府有很多扶貧措施,在恒常現金福利政策介入後,貧窮人口為101萬,與之前一年相若;若將公屋等非現金福利亦計算入內,貧窮人口更只有72萬,云云。

誠然,任何數據計算方法都有局限,政府可以辯稱,貧窮線反映不到公屋、大專學費資助、長者醫療券等政策的扶貧效果,可是對於很多輪候公屋的基層家庭來說,單是每月租金就要上萬元,茶餐廳數十元一個午餐根本是「奢侈品」,不少家庭雖然月入高於貧窮線,仍然入不敷支。他們同樣覺得,貧窮線未能反映他們生活拮据情况。官員看待貧窮問題,應該多從基層角度而非政府本位出發。官員不斷強調貧窮線的局限「會導致高估真實貧窮人口」,基層市民難免懷疑,政府是否毋須加碼扶貧。

本港貧富懸殊嚴重,堅尼系數比很多發達國家都高。過去5年政府社福開支上升超過八成,也只能阻慢貧富懸殊惡化之勢,政府扶貧政策不到位,直接影響了扶貧力度。以在職家庭津貼為例,政策推出兩年成效不彰,雖然今年當局優化政策,簡化手續放寬申請資格,然而對於很多打散工的基層市民來說,仍是關卡處處,諸多不便。新政策對窮人實際幫助有多大,還得走着瞧。隨着人口老化,退休人士激增,貧窮數據上升壓力將更大。

貧窮人口數字其中一個關注點,是去年兒童貧窮率在政策介入後仍較之前一年上升0.3個百分點,達到17.5%,貧窮人口增至17.7萬。政府官員承認,雖然長者貧窮率「明顯改善」,惟兒童貧窮率上升起了抵消作用。民間調查顯示,全港平均每4名兒童就有1名是貧童,他們在家不僅沒有合適地方溫書及做功課,小部分甚至無法吃足三餐。這些基層兒童平日節衣縮食,根本無錢參與課外活動或補習,與中產家庭學童擁有的學習條件愈拉愈遠,難言機會平等。基層學童向上流動愈益困難,結果必然是加劇跨代貧窮。

政府若要縮窄貧富懸殊,必須調整思維,扶貧工作必須更全面更深入,不能只停留於現金政策援助。不少官員仍然迷信「滴漏效應」,認為發展經濟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就能減少貧窮,然而愈來愈多經濟學者對滴漏效應存疑,近年歐美經驗顯示,倘若創造的只是低收入職位,根本無助縮窄貧富懸殊。以《21世紀資本論》蜚聲國際的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亦警告,本港財富集中在小撮人手上,基層市民住屋教育等根本需要無法滿足,最終只會削弱經濟增長。

創造更平等教育機會

助基層擺脫跨代貧窮

放任自由市場必會導致貧富懸殊加劇。過去數十年,美國財富高度集中化,來自中下層的全國一半人口,現時只分得全國收入比例一成,較1980年兩成份額銳減,反觀最富裕1%人口的收入,則由全國總收入一成升至兩成。與此同時,美國教育機會不平等情况也顯著惡化,收入最低一成人口的孩子,入大學概率只有兩成多,相比之下,收入最高一成人口的孩子,入大學概率卻達九成。皮凱提指出,美國經驗說明單靠入息稅等財富再分配措施,不足以扭轉貧富懸殊惡化大局,還須從教育與最低工資等政策入手,多向中低收入家庭傾斜。

皮凱提等逾百經濟學家合力發表的《2018世界不平等報告》提到,創造更平等教育機會和更多高薪工作,是解決中下階層收入停滯不前的重要方法。過去數十年歐洲貧富懸殊情况較美國好,除了因為累進徵稅貫徹得較好,亦因為歐洲的教育機會比美國平等。觀乎香港政治現實,皮凱提的累進徵稅主張不易實行,可是政府至少應以美國為鑑,創造更平等教育機會,同時加緊多管齊下覓地興建公共房屋,減輕基層市民居住成本。本港兒童貧窮率接近兩成,情况並不理想。政府應訂出未來5至10年減少貧窮兒童人口的目標,同時推出更多措施,讓貧窮學童有較為平等的條件力爭上游,擺脫跨代貧窮。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