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台灣選舉奇蹟 「韓流」帶來啟示

【明報社評】台灣的「九合一」選舉,本周六(24日)就將投票,這次選舉最引人注目的是台北、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6個直轄市(俗稱「六都」)市長選戰,而六都選戰中,又以民進黨大本營的南部高雄市的選情最扣人心弦。事前不被看好、空降參選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憑着另類、親和的形象,支持度節節上升,竟成了全台灣的新政治偶像,民調已領先民進黨候選人,無論最終結果如何,由他掀起的「韓流」,都將作為台灣2018年最奇特的政治現象載入史冊。

外省仔韓國瑜空降高雄

演出真人版「龜兔賽跑」

南台灣一直是民進黨鐵票區,高雄更是綠中之深綠,民進黨在此執政20多年,兩年前總統大選,民進黨在這裏贏國民黨56萬多票;4年前高雄市長選舉,民進黨的陳菊大勝國民黨對手54萬票,在這塊「土地挖下去3公尺都是綠色的」地方,外來的韓國瑜能夠逆轉勝,不僅是活生生、真人版的「龜兔賽跑」,也是對民進黨政府的沉重打擊,讓國民黨有了起死回生的希望,更可能給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帶來變數。

與無黨籍的柯文哲於2014年台北市長選戰中一炮而紅略有不同,61歲的韓國瑜既是「外省仔」,又做過立委、副市長,但過去17年,卻是國民黨的棄將淡出政壇,一年半前他從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北農)總經理位子上被民進黨趕走,還捲入貪腐官司,事後證明清白,但他競選國民黨主席還是敗陣。當他去年9月空降高雄競選市長時,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好,大概都不會相信他有機會勝選。

韓國瑜抱着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態度,走另類競選之路。他以「賣菜郎」身分與農漁民溝通,不談「反台獨」和「九二共識」,只談讓農產品銷往對岸;他是國民黨人,但極力與國民黨舊形象保持距離,只強調「這次選舉是高雄市民加上韓國瑜對民進黨投的不信任票」;他一反傳統政治套路,不向對手口出惡言,口才便給、話語淺白,塑造親和形象,「大聲唱歌、大碗喝酒」的特質,頗迎合高雄人的「氣口」(胃口),令他成為「媒體寵兒」。韓國瑜所到之處都有如巨星降臨般掀起狂潮,這股「韓流」颳向全台,他更跨縣市為同黨候選人助選,令國民黨在多個市的市長選情都出現了逆轉的希望。

「九合一」選舉被視為台灣總統蔡英文的「期中考試」,最後無論「韓流」奇蹟會否出現,都將動搖蔡英文及其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在民進黨內的領導地位,還將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即使韓國瑜今次飲恨,也很可能挾「韓流」餘威,成為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

無可諱言,「韓流」的出現與選民厭惡傳統政黨政治、求新求變的世界潮流一致,也是4年前開始的柯P現象的翻版。台灣在民主化30年之後,出現異於常態的「政治人物」,民眾看到的是可能改變的想像和興奮,同受年輕族群簇擁,「北柯南韓」成為今年選戰的網絡天王,韓更是青出於藍勝於藍,成功塑造了個性直率、不畏權勢的叛逆形象,在網上爆紅。

民意求變逆襲民進黨

盼台灣告別藍綠惡鬥

但造成「韓流」的更重要原因,用前民進黨立委朱高正的話來說,就是因為民進黨坐擁權力的傲慢。今年的「九合一」大選,有選民戲稱「全民最大黨」就是「討厭民進黨」,距離民進黨全面執政才不過兩年多,民意的「逆襲」如此迅猛,令人意外。

蔡英文政府上台後的倒行逆施,包括干預台大校長遴選,損害大學自治;追查不當黨產之名設立的促轉會,淪為「東廠」機構;兩岸關係惡化,經濟疲弱,在當年「亞洲四小龍」中,台灣已遠遠落後於新加坡、香港及韓國;低薪困境無明顯改善。高雄市近年人均收入下降、人口外流、無新企業進駐,台灣第二大城市地位都失去,8月水災市政府又應對失當,這一切都是造就「韓流」的原因。

選舉臨近,民進黨再度指摘大陸「干預選舉」,但今年操弄「統獨牌」卻不再靈驗。首先,「九合一」是地方選舉,縣市長並無兩岸政策主導權,何况現在是民進黨全面執政;其次,縣市長選戰決勝關鍵在中間選民,升高統獨對決,只能鞏固基本盤,對開拓新票源無益。而對台灣今次選舉,北京堅持沉默是金,令民眾對統獨議題不再賣帳。

島內民意對民進黨的不滿,從能源政策、勞工政策、婚姻平權,到轉型正義、大學自治,都很難以藍綠劃分。韓國瑜的特色就是沒有意識形態的包袱,也不去爭議統獨問題,而民進黨還停留在當年「肚子扁扁,也要選阿扁」的時代,並未察覺到人心思變。「韓流」的啟示就是:台灣民眾已經厭煩意識形態的操弄,希望告別藍綠惡鬥!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