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鍾士元求50年不變 維持現狀港人心願

【明報社評】香港政壇元老鍾士元逝世,享年101歲。鍾士元活躍政壇數十載,在香港政治地位的周折中,代表了不少政商精英想法。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鍾士元由最初抗拒回歸到後來支持《中英聯合聲明》,由「孤臣孽子」到後來成為特區政府行政會議首任召集人,協助香港回歸平穩過渡,歷經不少轉折,某程度亦反映了港人對回歸的心路歷程。1984年鄧小平在北京會見鍾士元,談論港人治港和信心問題,時至今日,人心回歸和政治信任仍是香港問題癥結,未因時勢改變,當年社會上下對維持現狀的訴求,至今仍然是港人心願。

由抗拒到接受回歸

「孤臣孽子」助港過渡

鍾士元半世紀前已是工業總會主席,早於1965年已是立法局非官守議員,後來更擔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是協助港英殖民地政府統治的香港人。回歸後,鍾士元獲首任特首董建華委任為行政會議召集人,雖然他在1999年退出政壇,然而在政界仍有着相當廣大的人脈。認識他的人,普遍都認為他友善有禮,樂於提攜後輩,並非滿懷心機計算之人。鍾士元出任公職數十年,參與了房屋、醫療、教育、金融、貿易和工業等多個領域的重大決策,在成立貿發局、金管局、醫管局和科技大學等事宜上都有重要角色,然而最多人記得和談論的,仍然是他在1980年代香港問題上的角色和作用。

鍾士元仕途最高峰的歲月,亦是香港前途問題最波濤洶湧的一段日子。鍾士元對香港回歸有掙扎,由最初游說英國政府大力抗拒,到後來接受回歸,以至在特區政府成立初期出力相助,當中有過不少轉折。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之初,很多港人都對回歸心存疑懼和抗拒,畢竟之前30多年內地政局動盪,文革十年浩劫更嚇怕不少港人,擔心改革開放路線未來再有反覆。不少政商精英靠攏港英當局,更主張英國繼續長期統治香港,認為港人治港「難以實行」,最支持回歸的反而是大學生等最有理想和國家民族情懷的一群。鍾士元以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身分走訪倫敦和北京,正是在這一獨特歷史時空下發生。

當年中英談判,英方想搞「三腳櫈」,讓香港在談判桌上也有角色,謀求以「二對一」爭取更多談判籌碼,就算無法在1997年後維持對香港的主權,至少亦可做到「主權換治權」,延續對港管治。最初鍾士元所推銷的,也是主權換治權的一套,然而中方態度堅決,拒絕「三腳櫈」,強調1997年後全面恢復對香港的主權,鍾士元更被形容為「孤臣孽子」。1984年鍾士元訪京與鄧小平會面,表達對香港前途憂慮,結果鄧小平一開腔便定性鍾士元等人僅是以「個人身分」來訪,說明了中方態度。

信任鴻溝30年未消

相向而行始有出路

鍾士元身處這個歷史重要轉折點,注定兩邊不討好,就連他本人也曾形容,「英國政府當我們是『走狗』,中國政府當我們是『漢奸』」。鍾士元所代表的,很大程度是港英時代政商精英的想法,然而隨着香港回歸成為定局,「維持現狀」成為香港社會上下共識,鍾士元亦有盡力反映港人聲音,希望香港獨特制度和生活方式,回歸後能夠切實做到「50年不變」。鍾士元的最終選擇是順應歷史發展軌迹,以務實態度接受香港回歸,同時將香港最根本的利益放在首位,希望香港能保持繁榮穩定,正是這一點,令到他得到香港社會普遍肯定。

1988年鍾士元卸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後,本可淡出政壇,然而他並沒有放棄服務香港,回歸後也沒有扯特區政府後腿。他還應董建華邀請,擔任特區政府行政會議首任召集人,協助香港平穩過渡。行會召集人是重要職位,鍾士元身為「孤臣孽子」,能夠出任此一要職,也反映了中央願意不記前嫌舊惡。有容乃大、以香港利益為先的大原則,今時今日仍然值得各方銘記謹遵。

當年鍾士元與鄧小平會面,對內地會否堅持「一國兩制」、永守「50年不變」承諾表達了疑慮,最後雙方不歡而散,背後反映的是香港與內地之間的信任鴻溝。當年鄧小平向鍾士元表示,只要港人真正了解到中央政策,就會有信心,如果現在還有人談信心問題,「對中國政府沒有信任感,那末其他一切都談不上」。轉眼間,香港回歸已有21年,可惜內地和香港之間的信任和了解仍然嚴重不足,信任問題不斷以各種形式表現出來,鍾士元逝世後,部分人將焦點放在當年他對中央和一國兩制的懷疑,正是一個寫照。加強互信,需要以務實態度相向而行,兩地信任鴻溝一日無法顯著收窄,人心回歸仍將是漫漫長路。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