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下一篇
上一篇

田北辰﹕建制團結鏡花水月

【明報專訊】重大歷史一刻政改議案,我無法投票支持,難過得無法自已,愧對支持者更是無地自容,怎樣道歉也不能釋懷,今早(6月19日)聽到田北俊在港台《議事論事》訪問中反問﹕「若果遲到的是田北俊,會不會有人等你﹖」我作為你的弟弟可以肯定的回答你﹕「會」;相信你的黨友、即我的自由黨前黨友議員們「都會等」;其他建制派的議員同事「都一樣會」的道義責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