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屠龍案被告解釋留隊:為拍紀錄片 貪小便宜

【明報專訊】屠龍小隊和無名組織等涉策劃2019年用炸彈殺警案,昨日在高等法院步入第48天審訊,展開辯方案情。被告李家田出庭自辯稱,自2019年6月開始拍攝反修例運動紀錄片,在示威現場認識黃振強等同案被告而加入「屠龍小隊」,後因屠龍小隊開始「出名」,他希望發掘示威者背後故事,亦「貪小便宜」接受黃的資助而留在小隊。李承認應黃邀請一同到西貢行山,但對試槍一事不知情,強調自己「無試槍、無試炸彈、無攞槍」。

拍攝示威認識同案被告

穿黑西裝、戴黑框眼鏡的第四被告李家田出庭自辯稱,他於1996年出生,父母已離世,他於2017至2019年修讀浸會大學電影系高級文憑,因欠交最後一期學費而未能畢業。其代表大律師林芷瑩展示一張相片,李稱相片約於2019年6月在金鐘海富中心附近拍攝,相中手持攝影機的人是自己,由當時起會到示威現場拍攝紀錄片。同年8月5日,荃灣有黑社會斬示威者,李在現場認識黃振強及張銘裕等人,受邀加入Telegram「荃灣示威群組」,群組後來慢慢演變成屠龍小隊。

戶口剩0.56元 稱隊長常請食飯

被問到為何留在屠龍小隊,李稱「因為黃振強成日會請人食飯」,而他因忙於拍攝紀錄片,沒時間打工而「好窮」。庭上展示李的銀行戶口,存款於同年11月8及9日分別有100元及0.56元。李續稱,屠龍小隊在8月12日荃灣示威活動後開始「出名」,他相信示威者背後故事可刺激創作靈感,是他選擇留在小隊的主因。李同意自己不欲失去黃的資助而對其言聽計從,若不想參與時會以藉口推搪。

不知行山為試槍 否認攞槍

就西貢試槍一事,李稱黃曾私訊問「可唔可以陪我去一次西貢」,李認為請求「無乜大不了」遂答應,黃當時無告知行山目的是去試槍和炸彈。李稱自己沒被加入「行山討論區」群組,不清楚服裝要求及關閉GPS定位等指示。

李最終與頂替黃的張銘裕於11月16日晚一同前往西貢,到達後,張與另一伙人會合,對方約3至4人,李一律不認識。行山期間,張銘裕等人曾兩度停下,張着李「行遠啲」,李遂走遠,一段時間後被叫回,而他不知道他們做過什麼。李否認有人曾在落山途中把槍給他,亦否認曾發信息予黃問「我攞咗支槍喇幾時畀返你」。

李續稱,他於11月17日到理大暴動案現場「攞故事」,直至翌日凌晨才成功離開,沒參與隊員在荃灣大鴻輝中心餐廳的會議。被困理大時,李擔心會被捕,遂退出「滅龍群組」,4日後再加入,沒看到退出群組後的信息。

同案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則不自辯。代表張俊富的大律師李國輔早前稱,張俊富因在示威中受傷未癒,而向黃表示不會出席12月8日的遊行。辯方昨傳召瑪嘉烈醫院時任駐院醫生陳宇勍作供,陳曾於12月8日為張俊富看診,發現其左小腿擦傷,估計傷口在5至6日前造成,不算嚴重,張獲處方抗生素,毋須住院。

【案件編號:HCCC 164/22、255/23】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