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子墮棚死 八旬婦接手亡夫續討公道 行動不便10年未出家門 為追究「壞老闆」撐下去

【明報專訊】兩年前一次工業意外,帶走了47歲工人陳兆豐的生命,也給原本幸福的家庭徹底蒙上陰霾。意外後兒子的僱主失蹤,九旬父親為此踏上漫長的追討之路,苦撐逾兩年,最終不敵病魔,於近日離世,臨終前仍記掛因意外喪生的兒子。如今,這段艱難的追討之路由死者的八旬母親接手,她說誓要為兒子追回欠薪、討回公道,「我怎麼都會撐着,看看撐不撐得下去」。

明報記者 潘明卉

追討未了 九旬夫臨終記掛

2022年5月7日,油麻地吳松街發生工業意外,陳兆豐搭棚時疑斷安全繩,失足由6樓飛棚墮下身亡。兆豐的離世,對86歲媽媽陳太造成沉重打擊。她表示,10年前因手術後遺症,下半身喪失大半的神經線,需要撐着助行架才能緩慢步行,已將近10年沒有出過家門。

兆豐在世時,陳太雖有病痛,生活卻充滿溫馨。知道媽媽行動不便,兆豐特地將電線拉到牀邊,讓媽媽可以隨時看電視,「我進去休息一下,裏面又可以開部電視來看」。陳太憶述,兆豐中學畢業後就投身社會工作,當時尚未滿18歲,跟從一個裝修師傅學習,因未成年而未被正式聘請,但他勤奮懂事,師傅亦讚不絕口。兆豐其後考取搭棚和紮鐵等多個工種的牌照,從此擔起家庭的經濟重擔。陳太笑言,兆豐每月還會給數千元伙食費。

僱主欠薪5萬 未購勞保

「那是拿命換回來的錢」

然而,陳太沒想到的是,兆豐會因工業意外離世,其僱主未有為其購買勞工保險,且欠薪5萬元,事發後失去聯絡約一年半。兒子的血汗錢遲遲未能追回,陳太含淚哽咽道:「為什麼偏偏遇到一個這麼壞的老闆,工資拖欠到現在,那些是(兒子)拿命換回來的錢!」

本月中,兆豐的爸爸因腎衰竭離世,終年91歲。陳太說,丈夫離世前幾日,即使意識模糊,仍念叨着見到兆豐,「說小兒子來探望他」。如今,幼子和丈夫相繼離世,原本的一家四口,只剩下陳太和長子。由於工作關係,長子需內地和香港兩邊走,還要抽空處理爸爸的身後事,並協助追討弟弟的傷亡賠償。

身體日差 「怎麼都撐着」

陳太現時獨自居住土瓜灣的單位內,自兆豐出事後,她就一直睡在兆豐的牀,現在連丈夫也不在身邊了,「幾十年對着一間屋,現在變成自己一個人,冷冷清清,但是沒有辦法,走完一個又一個,你改變不了」。

陳太說,自己的身體一日比一日差,但不會放棄為兒子追回欠薪,討回公道,「我怎麼都會撐着,看看撐不撐得下去」。

遺產順序繼承問題

長子稱須由父母申法援

談到此處,陳家長子也感極度無奈,他說因弟弟沒有配偶及子女,在現行法例下,必須由父母出面處理弟弟的遺產承繼及申請法援,即使早前爸爸身體每况愈下,仍要為兆豐處理遺產承繼及申請法律援助而四處奔波,而爸爸離世後,法援申請人又要更改成媽媽,現正等候律師安排。

長子無奈說,理解法律程序希望確保賠償不會被濫用,但也希望能考慮到高齡家屬追討的困難。

意外後,兆豐的僱主許佢成失去聯絡一年半,勞工處向法庭申請拘捕令,許去年11月被警方拘捕,其後因無買勞保罪成,被判罰款6000元,惟他否認3項職安健相關罪行,而當年拖欠的5萬元亦未歸還,家屬無奈展開漫長司法程序。

勞處:密切跟進 或轉介破欠

勞工處回覆本報查詢時稱,死亡案件辦事處正密切跟進已故僱員陳兆豐的工傷死亡個案,並提供適切協助;如有需要,勞工處亦會轉介其家屬向破欠基金申請特惠款項。

長子嘆官司「二次傷害」

陳家長子嘆說,無論僱主得到怎樣的結果,對家人而言都不會有什麼改變。從數次開庭、僱主不認罪,到審前覆核押後至今年7月,所有後續程序只是對家人的「二次傷害」,「其實整個程序不止對我們,我想對所有這類意外的家屬來說,這個後續的所有程序,我覺得傷害都很大」。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