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疏忽舉報虐兒倘未釀大害 何啟明:可簡易程序罰款

【明報專訊】立法會法案委員會昨繼續審議《強制舉報虐待兒童條例草案》,勞福局早前提交修正案,建議引入「兩級制」刑罰制度,昨有議員關注當局劃分使用簡易或公訴程序的界線模糊。勞福局副局長何啟明回應稱,如專業人員因疏忽或不小心沒有舉報及沒有導致嚴重情况,可考慮循簡易程序處理。

勞工及福利局早前提交的修正案,建議引入「兩級制」刑罰制度,一經簡易程序定罪,可罰款5萬元;若循公訴程序定罪,可罰款5萬元及監禁3個月。工聯會梁子穎稱,劃分使用簡易或公訴程序的界線模糊,令專業人員非常擔心會誤墮法網,被吊銷牌照或面臨監禁。

律政司:難一概而論

何啟明回應稱,若專業人員只涉及疏忽、不小心及沒有導致嚴重情况,可考慮循簡易程序。律政司高級助理法律草擬專員伍朗廷補充,若專業人員察覺有嚴重虐兒,但因疏忽未有舉報,可考慮引用簡易程序;檢控科人員需審視證據和個別案件後,才能決定使用簡易或公訴程序,難以一概以論。

新民黨黎棟國認為,條例草案當中「已遭受並仍遭受嚴重傷害」的條文詮釋不夠清晰。伍朗廷解釋,條文提及的嚴重傷害是指結果,而非動作,「專業人員看到兒童當下還是骨折,就算施虐者說不會再打,都要舉報」。

此外,條例草案亦提到專業人員須在關鍵時間之後,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快舉報。本身是註冊社工的議員林素蔚關注,當中「關鍵時刻」及「盡快」的定義,認為「切實可行」非常主觀,「我可不可以說我趕着下班,明天才舉報?」

何啟明表示,考慮到每宗個案性質與複雜程度不同,時間上不會劃一處理,希望給予專業人員彈性。他又稱,法例規定專業人員在工作期間必須舉報,至於非工作時間,作為父母或街坊,看到懷疑虐兒,「不是必須要他去舉報,但他可以用我們的系統去舉報」。

指性侵受害人需時平復

社署:舉報時間有別

社署副署長黃國進稱,不同虐兒個案報告的時間亦有分別,例如性虐待個案,因受害人情緒波動大,或有自殺傾向,專業人員需時平復兒童情緒,只要讓法庭知悉已經在合理時間內盡快舉報,已滿足法例要求。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