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曾宿櫻桃街隧道現棲鄰橋 志哥:料維持半年

【明報專訊】入夜,連接旺角亞皆老街與塘尾道交界的行人天橋人來人往,人聲夾雜車聲,十分嘈雜。62歲的「志哥」躺在小帳篷裏,並未理會外界的人與事,「佢行走佢嘅路,我哋瞓我哋嘅覺,大家唔好騷擾行人」,這是無家者心照不宣的默契。因新冠疫下收入減少,無力交租,志哥選擇露宿街頭,疫後靠打散工維生。

疫下失業宿街頭 打散工維生

疫情爆發前,志哥是月薪近3萬元的全職貨車司機,有能力在新界租套房住,疫下因工作減少,無法再支付租金,需搬入公司貨倉暫住。惟公司其後結業,再次失去容身之所的志哥成為無家者,數年間輾轉棲身於不同地方,前年才來到大角嘴櫻桃街行人隧道。

談起家人,志哥說有一個20多歲兒子,但無意打擾其生活,亦不會與兒子說很多事情,「香港住嘅地方不嬲都唔係大,一多人都幾大鑊」。

櫻桃街行人隧道一半位置去年3月被「膠馬」圍封後,志哥等一眾無家者搬到鄰近行人天橋,新地方比以往嘈雜,蚊蟲頗多。他預計未來半年將維持現狀,幸好有社工正幫忙申請資助,盼獲批後可租住套房,「只有第一個月幫我,之後要我自己想辦法(交租)」。

志哥說,現時靠當兼職司機掙取收入,惟散工薪酬浮動,遠不及從前穩定,「𠵱家嘅環境,變成公司好多司機都唔敢放假,因為今日唔知聽日事,開(工)多一日得一日」。

曾想申公屋 月入不符資格

他嘆道,昔日曾有意申請輪候1人公屋單位,卻因為超出每月入息限額而不符資格,並自嘲現在「高不成低不就」,反問是否要為了符合資格而不工作一年。最近志哥找到一份長工,但只上了一天班,當日已收到對方電話稱不用再來,「他說得好聽,(說)東西重怕我受傷」。

相關字詞﹕行人隧道 露宿 無家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