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近紅外線檢測 快速分辨真假中藥材

【明報專訊】中醫藥是中國人的珍貴文化遺產,但中藥材檢測一直都主要倚靠化學方法。由於這方法成本高、時間長,需要在化驗所內做,難以在產業鏈各環節普遍推行,令部分中藥材攙假或容易混淆的問題長期困擾業界和消費者。有初創公司就提出一種近紅外線檢測方案,可以作為初步篩查之用。

明報記者 薛偉傑

攝影 朱安妮

斐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創辦人黃偉江利用公餘時間,先後取得中醫學士學位、註冊中醫師資格和中藥學碩士學位。在進修期間,不時需要用化學方法檢測中藥材,令他發現這個行業存在一些痛點。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食品及健康科學學系助理教授周若龍解釋,以往檢測中藥材真偽都主要使用化學方法。即先使用一些溶劑提取中藥材的某種標誌物(關鍵成分),再放入一部「高效液相色譜儀」(HPLC)檢測其含量高低,藉此判斷中藥材樣本真偽。

傳統化學檢測多掣肘難普及

但這種方法有不少限制。首先,高效液相色譜儀每部售價30萬至40萬元。而且體積和重量不小,不便移動,檢測每個樣本也需大約50分鐘。此外,操作人員一般須為大學化學系畢業,以及至少有幾年工作經驗。更重要的是,有些情形,高效液相色譜儀也難以分辨。例如,珍珠和「珍珠母」(即蚌殼內層)的主要成分都是碳酸鈣(CaCO3)。兩種碳酸鈣的化學成分相同,只是分子立體結構不同,高效液相色譜儀無法區分。若珍珠和「珍珠母」都已經磨成粉狀,肉眼也無法分辨,但兩者價錢卻相差約1000倍。

况且,有很多情形根本就不太可能每次都送去化驗所檢測,主要還是靠從業員目測判斷,這就更易出錯或被騙。例如紅花和西紅花是兩種中藥材,功效有些不同,價錢相差約1000倍。前者每公斤只賣數十元,後者卻以克來賣,矜貴很多。但兩者磨成粉後,分別只是前者顏色較鮮艷,後者顏色較沉,一般人難以分辨。

相似中藥材價錢可差千倍

還有很多外觀容易混淆的中藥材。例如冬蟲夏草是矜貴的中藥材保健品,通常在西藏、青海、甘肅、四川、貴州、雲南等地區海拔3000至4000米的高寒山區才有出產。但外觀相似的亞香棒蟲草卻普遍和廉宜得多,價錢大約是冬蟲夏草的千分之一,經常被不法商人用來魚目混珠。而且,廣東人對亞香棒蟲草較敏感,進食後或出現惡心、嘔吐等副作用。以往不時有市民投訴,被欺騙買錯亞香棒蟲草。

威靈仙鬼臼有毒素 外觀似龍膽

另外,龍膽、威靈仙、鬼臼的外觀也十分相近。但後兩者具有毒素,若不慎和龍膽混淆,甚至有可能令服用者死亡。

因此,兩人認為,市場很需要一種快速、廉宜、隨時隨地進行、普通人也可使用的中藥材檢測方案。2020年黃偉江留意到,近紅外線(NiR)技術在無創檢測多種水果的質素方面已相當成熟,還出現了手提近紅外線儀器。於是他便想到將近紅外線檢測技術,使用於中藥材。他向周若龍提出這個概念,建議結合人工智能技術,經過周若龍和一些學生近3年多實踐和改進,現時已大致完成研發工作。現時,若要檢測新買入的中藥材,只需將小量新樣本放在手提近紅外線檢測儀的前端,透過Wi-Fi與手提電腦連線,將新樣本的光譜數據曲線,與儲存在雲端的以往標準樣本光譜數據曲線作對比,數十秒內就有結果。

這個方案能夠大致分辨中藥材的真偽,甚至還可檢測部分中藥材級數,例如陳皮的大約年份,以及沉香粉的級數等。

不過,黃偉江也強調,該公司只是初創企業,並非官方機構,不可能每種中藥材都找所有產地和級數的樣本作測試,獨力建立一個完整的測試資料庫。所以,該公司的做法是按個別客戶要求,有限度地建立資料庫。例如,若一家企業只限於採購3個產地的冬蟲夏草,該公司便只需以這3個產地的冬蟲夏草來做測試,以建立標準樣本數據,供日後測試對比用。

該公司計劃在今年底有限度推出近紅外線檢測方案,讓個別業者使用。收費將包括顧問費和月費,手提近紅外線檢測儀的租借會包括在內,不另收費。周若龍稱,這個檢測方案的準確率和容錯度,會視乎中藥材的品種,是種植還是野生,以及業者的要求等幾個因素而定。如果是人工種植的中藥材,測試數據會比較相近,可以將標準定得嚴格一點。例如,測試樣本的曲線和標準樣本的曲線,至少要95%相似才接受。若低於95%,則不作結論(是否攙假或者來自其他產地),業者需自行決定。如果是野生的中藥材,差異會較大,這條分界線就需要略為放寬,可能要降低至85%。

適合進口商批發商藥廠藥房使用

但即使如此,其準確程度至少可供初步篩查之用,適合入口商、批發商、中藥廠和藥房等使用。

相關字詞﹕創科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