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陳帆倡政府內檢視疫策好壞 留「機構記憶」助日後應對 指外人參與反變羅生門

【明報專訊】香港經歷3年抗疫,前運輸及房屋局長陳帆認為,待新冠疫情平復後,政府內部值得回顧處理抗疫做法,保存機構記憶(institutional memory),應對日後同類情况。面對疫情期間訪港遊客及客運人數一度冰封,陳帆自言任內曾分析防疫措施對經濟及航運樞紐影響,但取捨下生命更重要,「等於有個家庭成員投資失敗,第日可以東山再起,但如果人走了(去世)就走了」。

明報記者 林勵 區慧盈

上屆政府經歷第五波疫情後,政界一度有呼聲要求獨立檢討疫情處理,換屆後特首李家超無答允獨立檢討。新當選港區人大代表的陳帆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待疫情平復後有需要回顧及檢視政府處理疫情,「為未來做準備」。他解釋,疫情期間頻密開會,當下固然記得細節及有文件紀錄,但猶如軍事行動後趁記憶猶新檢討成效,以便日後演練或制訂預案。陳稱,建議並非要查找責任,而是開放地檢視處理疫情做得是好是壞。對比由第三者獨立檢討,他說作為政府內部自我完善機制,當時戰線上處理政策者最掌握情况,外人參與反而變「羅生門」。

通關國際快慢「留他人評價」

決策倘變「要與內地協調」

自2020年本港出現疫情時,時任特首林鄭月娥領導抗疫督導委員會,政府調整策略時機不時受爭議,例如2021年選擇先與內地通關,去年第五波疫情後則被質疑未及時開關等。

陳帆說,防疫要考慮科學數據及平衡所有風險,取捨從來不易,「開了國際,開不了內地;開了內地,可能永遠開不了國際,是左右做人難」。他說,即使事後重新決定都很難抉擇,也有很多改善機會,但認為2021年港府爭取先與內地通關是務實決定,因為當時國際疫情持續,形容當時評估,「一家四口去(旅行),5個人中(招),菲姐(家傭)都中埋」。他又說,第五波疫情期間,幸得國家支援開通海路及鐵路運輸,令香港抗疫無後顧之憂。

陳強調防疫決策往往是摸着石頭過河,最終目標肯定是自由出行,例如目前與內地過關每日設限額,「由全密封到海闊天空,實際上都是一步步走」。

至於與國際通關步伐,陳帆說快慢只能留他人評價,但舉例稱去年陸續放寬入境檢疫,都經歷半年累積足夠數據及觀察,政府不能憑空做決定,「就算有改變,都要與內地溝通協調,考慮內地及海外疫情,最後(香港)都是與外面通關先」。他說,當時基本上主要官員都有出席督導小組,由衛生、經濟影響、到文娛康樂等都考慮,「所有決策都是集體決定,不可能一個局或人作出」。

冀與內地建「一小時生活圈」

港人住遠點「住廣州都得」

剛當選港區人代的陳帆又對大灣區發展持樂觀態度,稱若香港與內地形成「一小時生活圈」及過關自動化,港人日後可住遠一點,「住廣州都得,同新界來往市區差不多」,他日後會就大灣區發展、支持政府依法施政表態,並守住香港一國兩制下獨特之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