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助索償「看不懂陳辭」 吳衛東:盼公義彰顯於人心

【明報專訊】協助無家者22年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三度帶領無家者入稟告政府(見左上表),首兩次庭外和解,到第三次終帶上法庭審訊。他說在法庭尋求公義困難重重,皆因他和通州街公園無家者面對的是整個律政司團隊,笑言看不懂結案陳辭,若最終申索失敗,無家者要負上被律政司追討2.6萬元訟費的代價,然而不論輸贏,他始終認為「無家者係無犯罪,最後公義點樣彰顯,希望喺人心裏面可以彰顯」。

無家者首上庭 「唔記得口供寫乜」

官司於去年12月展開了為期兩天的審訊,雙方將於本月19日結案陳辭。吳衛東深信法庭是彰顯公義的地方,惟實現公義卻有一定要求。他說無家者首度就事件上庭作供,部分人在盤問下「唔記得自己口供寫乜」,對答不太流利。

原蔡耀昌執筆 蔡判囚需另請援手

接着社協收到律政司撰寫長約10頁的結案陳辭,吳衛東笑言「已經整咗兩個案例出嚟,我都唔識睇」,作為申索方,他們亦要引用案例寫出與本案的關聯,以證明政府有錯,吳稱「唔易寫喎!仲要用法律字眼」。他於是尋求略懂法律的社協幹事蔡耀昌幫忙,惟蔡早前因前年六四集結案判囚,由曾就讀法律相關課程的社協幹事黃智源接力,至去年冬至撰寫完畢。申索代價未完,律政司表明會追討2.6萬元訟費,他們屆時亦只能透過眾籌解決。

公園受《遊樂條例》管 不利申索

吳衛東特別提到是次申索有別以往兩次,因通州街公園受《遊樂場地條例》規管,法例無列明清場前須於24小時前通知,對無家者略為不利,但他說「如果瞓去天橋底就要24小時前通知,但呢啲人邊度嚟?2019年係出面(天橋底)趕入嚟」。他多年來向政府爭取的「無家者友善政策」不了了之,除循法律途徑追討外,事實上別無他選。

協助無家者22年以來,吳衛東只望審訊可令大眾明白弱勢都有基本權利,「政府眼中可能係垃圾,但係無家者嘅家當,嗰度係佢屋企,係佢嘅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