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通州街清場案 入稟無家者:勝訴才可證司法公正 昔失家當允和解 今為逝者決對簿

【明報專訊】深水埗無家者2012年遭政府清場掃蕩、入稟向政府追討賠償的事迹,被改編成電影《濁水漂流》,引起社會關注,但故事不斷重演。繼2015年油麻地事件後,2019年通州街公園再現清場一幕,這批無家者為公義為家人堅持告上法庭,成為首次有無家者索償案踏入審訊程序。無家者周雄光受「表哥」臨終託付要在法庭「攞番公平」,認為勝仗才意味司法公正。過往審裁官曾提及法庭無法要求政府道歉,然而在事件中遺失已逝世妹妹相簿的阮少碧認為,再多的道歉都於事無補。

明報記者 郭咏冰

2019年冬至前夕的通州街公園清場事件牽涉逾20名無家者,其中14人決定告政府,當中馬月榮於去年11月開審前不足一個月離世,最終只剩下9人繼續申索。其中一人、在通州街公園生活10多年的周雄光憶起,當日下午一批防暴警員及康文署職員抵達通州街公園「話要掟我哋啲嘢」,他忙於照顧坐輪椅的「表哥」馬月榮,只尋回一張薄牀褥,但一張用於收藏現金及回鄉證的厚牀褥已不知所終。

庭上稱為義非錢 官:這庭是講錢

周雄光是2012年首次發生清場後首批入稟告政府的無家者,當年他選擇庭外和解。今次周雄光堅持申索到底,皆因「表哥」馬月榮臨終託付,審訊首日他在庭上飲泣「我表哥臨死前講過,唔係錢嘅問題,係攞番公平」,卻被審裁官林希維打斷「𠵱個法庭係講錢」。周雄光不諱言年輕時行差踏錯,經歷離婚、兒子離世、入獄出獄後已露宿街頭多年,他與無血緣關係的馬月榮情同兄弟,「為咗公義,我一定要幫佢做到,就算坐監我都願意」。

案發至審訊相隔兩年,周雄光說,「有啲唔記得囉,我年紀大,68歲喇,變咗畀人盤問就亂囉,不過亂之中我都無乜亂㗎!」他說,打勝仗才可證明「司法係公正」,但敗訴亦無可奈何。

失亡妹相簿 「道歉亦於事無補」

另一名申索者、年約六十的阮少碧,因腳患以輪椅代步,她和男友吳隨有多年來棲身公園的一帳篷。當日黃昏她與吳回到公園,趕至壁球場後方找家當,「垃圾桶都好高吓,我男朋友爬唔到,本身腰傷有問題」,最後尋回的牀褥被鋪已濕透,數十件衣服亦遺失,但最令她耿耿於懷的是一本相簿,她惋惜道「影都影唔番,嗰個人𠵱家唔喺世上,佢係我細妹」。

少碧自小負責照顧妹妹,惟自覺缺乏父母關注,15歲起離家生活,年少時不帶眼識人,更被債務纏繞,1980年代開始露宿生活,眾多親人中最投契的是妹妹,二人偶爾相約到內地遊玩,這些回憶滿載於這本相簿。可惜妹妹約10年前因癌入院,她更錯過妹妹最後一程,令相簿充滿遺憾。奈何相簿價值難以估算,無法列入索償清單。

勝訴「開心少少」 一輸「乜都無」

首次入稟告政府的她仍繼續申索,只望勝訴可令大家「開心少少」,形容一旦輸官司便「乜都無」。不過,少碧說即使政府願意道歉也無補於事。身旁的吳隨有安慰道「件事已經過咗去」,他自認上庭實話實說,惟官司面對的始終是政府,「法官點會幫我哋呢啲窮鬼吖!」

自2019年12月清場行動後,康文署回覆本報查詢稱,至今沒有再與警方在通州街公園進行聯合行動,清潔工除每天清潔兩次外,每周二及六亦會進行大型清潔。警方回覆則稱,2020年至2021年10月底,深水埗警區在園內進行逾2300次反罪惡行動,以涉嫌販毒及藏毒拘捕71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