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鄒幸彤讀六四難屬證言 旁聽者鼓掌 官令抄名字

【明報專訊】被裁煽惑他人集結罪成的鄒幸彤昨日親自求情,表示文字獄的風氣「不是由本案開始,也不會在本案終結」,但她堅持繼續寫作,以捍衛言論自由。她並讀出六四遇難者家屬的證言,提及有人被坦克車輾過。旁聽席一度傳出掌聲,裁判官陳慧敏下令警員「見邊個拍手,就抄低身分證號碼和姓名」。庭上所見,至少3名旁聽者被警員登記個人資料。

鄒:堅持繼續寫作

鄒幸彤稱,本案發生至今近半年,「六四已經極速從公認的良知底線,變成公認的危險紅線」。隨着民主女神像被拆、網媒「立場新聞」及「眾新聞」一一倒下,她稱公開談論六四的空間已嚴重萎縮,而涉案文章被裁定有罪,猶如再多一顆封鎖六四真相的棺材釘。不過,她認為「文字是有其內在生命力,永遠無法被法律、被權威定義」,無論法庭判刑多少,她都會堅持寫作。

鄒幸彤接着讀出多名六四遇難者家屬的證言,陳官一度打斷她的陳辭,指法庭不容許表達政治訴求,亦不是宣泄政見的地方,要求她就個人背景求情。鄒回應稱,六四難屬才是本案真正受害者,「他們的聲音比我個人的求情說話,更應該出現在庭上」。不少旁聽者拍手叫好,陳官指旁聽者的行為或構成藐視法庭。

鄒繼續陳辭表示,「真正要求情、要乞討原諒的,是令遇難者家破人亡的劊子手,是形容《國殤之柱》醜陋的人」;即使支聯會已解散,她會堅守六四燭光的約定,這個承諾「會超越文字獄的壓迫而長存」。

有心理準備伴侶重判 野渡:彰顯受難價值

鄒先後捲入4宗案件,其中煽惑及參與2020年六四集會案及本案已審結。她與李卓人及何俊仁另被控《港區國安法》的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另與4名前支聯會常委被控「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鄒身處內地的伴侶、本身是維權作家的野渡在facebook表示,對鄒被重判早有心理準備,雖然自由相當脆弱,但在此時此刻,「親愛的,才彰顯出你決然站出受難的價值」。

相關字詞﹕西九龍裁判法院 煽惑他人明知而非法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鄒幸彤 六四集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