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還押一年父憔悴 幼兒相見已不識

【明報專訊】邵家臻雖常探監,但為人眼淺,談及初選案被告的家人時數度落淚。他說,對繫獄的被告而言,「子女這一關很難過」,憶述一名被囚爸爸瘦了、憔悴些許,「頭髮耷了下來,穿一件灰色衫,換成黑膠眼鏡」,妻子帶着幼子探望,相隔玻璃對視,兒子認不出父親,轉頭問媽媽:「爸爸去哪裏?」

部分被告還押近一年,有人已錯過新生兒誕生。邵家臻說,曾於獄中的探監等候區碰上手抱沉睡嬰兒的母親,對方平靜說,「每次來他都好好瞓」。邵稱,通常家屬少帶幼兒探監,一是擔心孩子哭鬧,但更怕他們有童年陰影,「見到喝罵與眼淚,甚至看到怨氣」。

牆內盼牆外好 有被告安排家屬離港

邵家臻稱,牆外人盼牆內人安好,反之亦然,有被告安排家人離港,「老婆仔女不在香港,自己在監獄,但他寧願如此,因為心能安樂」。亦非人人願奔赴千里,邵家臻曾問一名被告的太太會否離港,對方答「我老公在哪裏我就在哪裏」;邵補充,「她老公是『大鑊嘢』」。

除了子女,父母亦是被告的牽掛。邵家臻說,有個母親每周由朋友陪同探監,過後午膳時,朋友會鉅細靡遺寫下,媽媽午餐吃什麼、胃口如何,然後寫信告知被告,「那個人知道就會很開心,知道媽媽每周吃什麼」。

最內疚家屬失石牆花「樹洞」

囚權關注組織「石牆花」終究解散,創辦人邵家臻最內疚無法為家屬提供一個「樹洞」,難忘初選案被告的家屬曾在石牆花會址痛哭。被問石牆花能否「再開花」,邵稱組織已解散,但若每人自發支援身邊的「手足」,化整為零,從這種意義而言,石牆花便能再開。

(大搜捕一年)

相關字詞﹕監獄 還押 民主派初選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