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大灣區GBA專題:濱江風景線險毁 「文明城市」除名 砍榕官落馬 穗城癒尚遙

【明報專訊】廣州市去年上半年一場觸動了市民情懷的砍榕風波,導致市委副書記、副市長等10名領導幹部被問責,停止廣州的全國文明城市資格一年,可說樹、人、城三者皆傷。砍樹事件過去6個月,本報記者走訪了包括中央公園等當日受爭議最大的幾處砍樹地點,雖已看不出太多砍樹移樹痕迹,但在一些粗壯樹幹上稀疏的枝葉,以及枝幹還殘留着被鋸的切口,可見這個城市縱仍榕樹處處,綠化依舊,但有一些傷口還是需時慢慢縫合。

明報記者 陳子凌

廣州砍樹事件可追溯至2020年底,當時廣州就7條主要道路的綠化推行改善提升工程,有媒體根據公開招標文件圖紙粗略估計,7條道路計劃移除或砍伐榕樹超過3000棵。與此同時,作為廣州第一座綜合公園的人民公園(又名中央公園),晉級為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後,相關部門對中央公園推行景觀提升工程,打造「疏朗大氣的城市公園」,項目建設內容包括「梳理植物、遷移部分樹種、修剪樹木、南北區域增加開花喬木」,在強調「疏林草地」下,工程計劃修剪376棵細葉榕等樹木,以及遷移213棵大葉紫薇、白蘭等。

中央公園打造「疏朗大氣公園」 搬樹剪枝

2001年一篇文章〈廣州府前市民廣場綠化養護技術初探〉指出,中央公園的樹木大多是建園早期種植,樹齡超過六七十年,大部分是榕樹之類的本地樹種。而景觀提升工程需要修剪及遷移的樹木,不乏一人雙手難以環抱的大樹老樹,而且作為中央公園最大特色的中軸線兩旁大榕樹,因枝葉過度濃密,需要「打開林窗」而在修剪範圍之列。

就在中央公園剪樹移木不久,去年2月7日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的《林業園林綠許准〔2021〕12號》文件,一口氣批准在包括黃埔大道、臨江大道、中山大道等多條市內主幹道移除包括榕樹等樹木2039棵。及至3月,廣州新河浦涌興建碧道公園需要移除榕樹48棵,到5月,又有市民發現位於濱江西路近洲頭嘴公園的珠江邊一帶33棵大榕樹被圍起及打上編號,質疑這33棵大榕樹是否也逃不過被砍命運。

幹道移除2039棵 公園傳砍樹 保榕聲起

短短半年間接二連三的砍樹消息下,引來愈來愈多輿論及市民關注,有廣州市民於網上發起「擁抱廣州榕樹」等保護榕樹行動。可以說,雖然廣州市政府在1982年6月將木棉確定為廣州市樹市花,但榕樹在廣州人心中的地位「如同梧桐之於巴黎」。據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去年5月數據,廣州市道樹木約有58.6萬棵,共241種,其中各類榕樹合計27.62萬株,佔比達47.13%,超過100歲的古榕樹亦多達2000棵。荔灣、越秀、海珠各區的老樹都以榕樹為主,尤其是珠江兩岸的濱江路及沿江路一長排有四五十年樹齡的大榕樹,是珠江邊著名風景線,亦不時可見市民於榕蔭乘涼歇息,盛載着廣州人的豐厚感情。

對榕樹亦有不一樣感情的還包括國家主席習近平,1990年習近平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已曾提出榕樹樹大根深,適應力強,當地有條件的地方要多種。2014年習近平考察福州時,重提當年提倡多種榕樹之事:「我在福建福州時,就提倡多種樹,少種草。榕樹遮風擋雨,成活率高。抓生態,榕樹是很好的選擇,福州要多種榕樹!」

政府點榕樹「4宗罪」 學者反駁屬人為

雖然福州別名是榕城,廣州不是,但當時民間「保榕」聲音愈演愈烈。去年5月底,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發布《關於廣州市道路綠化品質提升的情况說明》,提到廣州市道路綠化存在4個問題,一是樹種多樣性不足,根據《國家森林城市評價指標》要求,城區某一樹種的栽植數量不應超過樹木總量的20%,而廣州榕樹佔全市行道樹總量47.13%,已明顯超標;其次是部分樹木存在安全隱患,一些狹窄道路被樹木遮擋、樹冠干擾建築物,影響房屋光線和安全,樹根損壞行人道;三是部分樹木存在病蟲害、老化等問題;四是部分樹種生長不良。另外對市民關注的濱江西路遷移榕樹問題,局方解釋只抽疏遷移5棵細葉榕,其餘28棵榕樹都保留。

然而學者對局方提出的榕樹4宗罪有不同看法,媒體引述廣東園林學會副秘書長、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李敏指出,《國家森林城市評價指標》提出的樹木多樣性,指的是城區某一樹種而非只限於行道樹,所以行道樹數量不是全市的樹木總量,不能因此就說廣州榕樹比例超標。中山大學園林及生態經濟規劃設計研究所長鍾曉青更認為,增加生物多樣性不能以減少現存生物量來達到目的,應在原有基礎上增加,砍大樹換小樹只是偷樑換柱。對於榕樹根損壞行人道,主要還是因為人工挖出來種樹的樹穴過小過淺;而從病蟲害角度,榕樹相比其他樹種偏少。生長不良甚至可能有塌樹危險的問題,其實根據市林業和園林局官網所公開近年來榕樹倒塌的原因調查,大部分都不是樹自身問題,而是施工致樹木根部裸露、颱風,以及養護不及時,沒有修剪造成「頭重腳輕」等人為因素。

市林業和園林局出聲解畫後,廣東省環境教育促進會去年6月中旬發起一份公眾意見調查,兩天內共收到超過4萬份網上回覆,其中80%受訪者認為榕樹的缺點完全不成問題,另有12%表示能包容榕樹的缺點;在「你喜愛或者討厭榕樹的原因」一題,表達喜歡榕樹的受訪者佔比更高達94%,包括35%的受訪者認為榕樹是廣州的城市象徵,31%喜愛榕樹的原因是榕樹伴隨自己成長,另有28%則認為榕樹帶給自己眾多好處。以調查結果而言,廣州市民並不認為榕樹「罪該致砍」。

3米以下樹枝被剪 部分榕裝鐵架終不斬

無論榕樹有罪還是無罪,去年上半年廣州究竟砍伐、移走了多少榕樹,至今官方都未公布過實際總數。本報記者早前走訪了當日砍樹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幾個地點。中央公園中軸線兩旁大榕樹,在「疏朗大氣」的要求下,3米高度以下的樹枝已被清理,與修剪前的鬱鬱葱葱有明顯分別,其他地方原本存在的粗壯榕樹,在公園道路重新規劃後已被移走。濱江西路珠江邊的工程圍板早已拆除,亦誠如市林業和園林局所言,沿路大多數大榕樹並沒砍移,只是樹幹都裝上支撐鐵架,部分榕樹還能清楚看到枝幹被切斷的傷痕,有在該處散步的老人家表示,當時見大樹被圍起,又聽說要砍掉,曾有些擔心:「平時夏天可以遮太陽,吹吹江邊風,很涼快的。」

今次險遭砍移的榕樹雖有數十年樹齡,但並未納入古木名冊,至於那些已經入冊、嚴禁砍伐的古榕樹,則繼續受到適當照顧和保護,例如海珠區海幢寺便分別有3棵百齡老榕,其中近寺大門兩棵樹齡分別有143及193年,主殿後的一棵更是種於明代、樹齡437年的鎮寺之樹,這3位「老人家」翠綠葱葱,一點也不顯老態。

廣東幹部大會批典型破壞行為 毁文化風貌

上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通報稱,根據廣東省委部署,省紀委監委成立廣州市大規模遷移砍伐城市樹木事件問責調查組,對10名領導幹部嚴肅問責,其中包括廣州市委副書記羅冀京、副市長林道平等。同日廣東省召開領導幹部大會,除通報問責事宜,更表明廣州大規模遷移砍伐城市樹木,嚴重破壞城市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風貌,傷害人民對城市的美好記憶和深厚感情,是典型破壞性「建設」行為,造成重大負面影響和不可挽回的損失。數日後,中央文明辦宣布,廣州市因發生破壞城市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風貌的重大問題,從12月16日起停止其全國文明城市資格一年,其間不得在城市形象宣傳廣告和資料、公共場合、正式公文中使用全國文明城市稱號,期滿後還將根據中國相關部門評價、省文明委考核意見進行複查,特別是在城市自然環境生態、歷史文化風貌方面,確定廣州市是否可恢復資格。此前廣州共4次獲評全國文明城市,且不單三度曾受中央文明辦表揚,2020年更名列全中國文明城市第四位。

至此,砍樹事件在過了半年後迎來定案,現在留於市面的就只有部分地區當日修樹痕迹,在越秀、荔灣、海珠較多老榕樹的舊區,一棵棵雙手抱不住的大榕樹繼續屹立行人道兩旁,樹冠依舊擋住樓房窗戶,枝幹伸出大半條馬路,這些沒被砍移的樹就好像沒事發生過似的繼續生長。

相關字詞﹕大灣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