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睹上司提堂 「中大系列」報道者:難不疚 歷蘋果立場遣散 記者掙扎「需同事冒風險應否做下去」

【明報專訊】西九裁判法院庭內公眾旁聽席,過去兩天坐滿已卸下記者身分的前「立場新聞」員工。散庭後,眾人舉起手機燈拔足追囚車,目送前總編輯鍾沛權、前署任總編輯林紹桐離開。其中一名追車的是阿知(化名),他撰寫關於2019年反修例運動中大事件的文章,曾被警方公開批評「煽動」,看見兩名前上司在犯人欄前仍以堅定眼神支持他們,自認「無做錯」的他,當下亦難掩內疚及崩潰。在《蘋果日報》停運後轉職「立場」的阿銘(化名)則顯得較冷靜,惟一年內親歷兩次倒閉,令他反思:「若繼續做新聞會令同事承擔風險,應否繼續做下去。」

明報記者 陳詠欣

失記者身分 追囚車遭截查

周三(29日)早上,阿知一起牀接獲20多通同事的未接來電,「報平安」後牙也沒刷便趕回公司,期望能以影像記錄林紹桐被捕一刻,但生怕報道影響被捕者保釋,公司上下達成保持低調的共識。過去兩天,鍾沛權及林紹桐保釋申請雙雙被拒,庭外追車不果,失去記者身分後,亦被警員截停搜查、質問身分。即使已想像過同事被捕的畫面無數次,真實發生時,卻不能以記者身分記錄最後一刻,他「有點屈辱」,但亦無可奈何。

自我質疑 「是否不應用某些字眼」

直至昨日在庭上看見前上司林紹桐出庭,向公眾席展示「OK」手勢,再聽到控方讀出控罪,他腦海浮現出前幾日在公司聖誕派對,與林紹桐及其妻女開心拍照的畫面,即使回家後,「一開新聞就在新聞見到佢(林紹桐)個樣,看到同事的感言」,「無可能不內疚及崩潰」,他甚至質疑自己「是否真要寫好些、某些字眼是否不應該用、是否真的需要多寫些警方那邊的說話」,但他始終認為並非他和同事的錯。過去3天,阿知奔波來回公司記錄最後一刻、輪候旁聽公眾席,只睡不足數小時,他形容思緒混亂,昨晚回家後只想大睡一覺。

欣賞多非主流新聞 同事關係緊密

年資相對深的阿銘(化名),雖算不上從容面對,但亦較同事冷靜,深明「這個難受不應由我們承受」。《蘋果》停運後,不少資深的前《蘋果》同事紛紛轉行,惟他不想完全放棄新聞技能,一段時間後決定轉到「立場」。與舊公司不同,立場有不少記者近年才加入傳媒行業,但他欣賞這群新同事,明知現時新聞工作不容易仍繼續投身,不少故事亦是主流媒體較少報道的,例如分析音樂平台「Spotify」的數據,送餐平台「Foodpanda」罷工後親身嘗試做送遞員等,並不單止政治新聞。他更想起,「立場」同事會仔細分類垃圾,集滿洗乾淨的外賣盒後「坐堂」親自拿去「綠在區區」回收,雖然「立場」與《蘋果》的規模無法相比,但正因「立場」規模較細,不同層級的同事關係更緊密。

阿銘說,《蘋果》停運後想過會否繼續留在此行,短短數個月後,再次陷入同樣思考,但他開始自我反思,「如果繼續做新聞,是需要一些同事承擔風險,是否應該繼續做下去」。

昔常戲言停運 沉澱兩天終崩潰

年資相對淺的阿晴(化名)形容是「誤打誤撞」入行,過去一年主要訪問學運的她從未感到恐懼,形容公司給他們很大「樹蔭」,仍有自由空間繼續寫。她笑言,與同事言談間不時戲言「立場」停運,想像過日後在戲院做「租碟員」,亦想過做教師、教辯論等,但真實發生時腦海卻一片空白,沉澱兩天後開始悵然若失。她說,即使想繼續任職記者,亦要開始思考前途,在薪金、興趣之間抉擇,亦不禁反問,整合反修例案件等數據以至訪問已鮮露面的學運者,「如果不是『立場』,主流媒體會否做,(受訪者)又是否安心受訪」,不論是好是壞,她寄望社會能延續關於「立場」的討論,「鬧我哋都可以講吓」。

相關字詞﹕港區國安法 立場新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