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方仲賢逾年後加控拒捕 辯方質疑有意「對付」

【明報專訊】浸大學生會前會長方仲賢前年8月6日在深水埗被指管有10支雷射筆時拒捕,以及涉在知悉手機會被檢取作證物後重置手機一案,昨於區域法院結案陳辭。辯方指出,被告遭截停時不知警員身分,受驚下「彈開」反應合理,又斥事隔16個月加控拒捕罪,是有意「對付被告」;控方則認為拒捕控罪不需依賴被告知悉警員身分。案件押後明年2月9日裁決,被告准以原有條件擔保。

2月裁 稱倘拒捕應當場以此拘捕

22歲被告方仲賢早前否認各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拒捕、妨礙司法公正罪名。

辯方資深大律師王正宇陳辭稱,被告僅管有雷射筆9分鐘,筆內沒有電池,沒電池的雷射筆「唔好話用來做攻擊性武器,用來做電筒都唔得」,又舉例若有人持雞毛稱要斬人,並不構成犯案,因雞毛不能斬傷人;即使曾有示威者以雷射筆襲警,亦不等同被告買雷射筆必然要襲警。

辯:筆無電非武器 官:也不能觀星

法官游德康質疑,若筆內沒有電池,也不能用作辯方指稱的觀星用途。辯方強調,案發時若被告有意傷人,便會買電池。

至於拒捕控罪,被告遭截停時未必聽到警署警長林發建表明身分及看到委任證,若被告在不知警員身分下被陌生人搭膊頭,「彈開」是合理反應,亦質疑是否有合理懷疑截查被告;若警方當時認為他拒捕,必會當場以拒捕罪拘捕,故「十分懷疑」加控是有意「對付被告」。

控方高級檢控官張卓勤則認為,拒捕與襲警控罪的基礎相若,不需舉證被告知悉警員身分;辯方反駁不論襲擊何人皆構成襲擊罪,知悉警員身分僅加重刑罰,原則不適用於拒捕罪。

王正宇另稱,控方未能證明被告手機在重置前有什麼資料、是否與其他控罪有關,而作供救護員亦沒聽到警員曾告知被告會檢取手機作證物,未能舉證有意妨礙司法公正。

【案件編號:DCCC 1119/20】

明報記者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區域法院 妨礙司法公正 拒捕 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鐳射筆 方仲賢 香港浸會大學 反修例運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