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3.5萬人關注組暢談鮑魚水蛋 「兩餸飯,貴乎有得揀」

【明報專訊】12月中傍晚時分,灣仔街頭人頭湧湧,香港兩餸飯關注組版主Andrew下班時見到這個景象:隔着兩餸飯店的玻璃,看見琳琅滿目的菜式,排隊者絡繹不絕,一名斯斯文文、媽媽級OL買好外賣,衝上往屯門的邨巴。疫情下兩餸飯店如雨後春筍,一盤盤餸菜除了生炒排骨、咖喱雞、蒸水蛋,還有鮑魚和羊腩。Andrew認為,兩餸飯的精神就是「自由選擇」,且不止是低下階層的飯堂,更擊中港人講求快靚正的需求。

明報記者 黃心悅

乘食物關注組風潮 尋空間「講嘢」

去年底,Andrew見facebook興起不同食物關注組,「見到燒賣關注組先,第一次見到呢個名,覺得好可愛,之後見到邊爐關注組,每個食物都有」,他靈機一動,「我都想搵個空間畀自己講嘢,我鍾意食乜?」後來與家人到酒店Staycation(住宿度假),想起前一日吃了兩餸飯,便決定開兩餸飯關注組,他笑言「趕上尾班車」,至今關注組已有3.5萬人。

40多歲的Andrew對兩餸飯的最初印象來自20多歲初出茅廬時的西九龍廣場,當時廣場有一層樓過半食肆都賣兩餸飯,「18蚊兩餸,25蚊三餸」。2005年後,兩餸飯食肆漸減,至新冠疫情爆發加上限聚令,Andrew去年中驚覺多了很多兩餸飯店。

藉食店提供鮑魚論政 「見到鮑魚唔使走」

前年反修例運動下,社交媒體湧現時事關注組,至去年食物關注組遍地開花,在Andrew眼中,大家似乎講時事「都唔想再講了」,但他把握機會借兩餸飯針砭時事。特首林鄭月娥回應3名高官接受豪華款待時曾說,「你唔可以話『我見你有塊鮑魚,不如企起身走啦』」,他在關注組分享曾見32元兩餸飯,加5元可「升級」至連殼鮑魚,「唔好話見到鮑魚走啦,𠵱家兩餸飯都有鮑魚啦……我會用時事借題發揮囉」。

這間兩餸飯可選鮑魚而為人津津樂道的「家家美食」位於深水埗,員工鄭小姐對本報說,老闆偶爾會提供較高價食材,例如鮑魚、海蝦、牛尾等,昨日放在盤內則有羊腩,「老細想回贈街坊,蝕住去做㗎,所以唔會成日出㗎,等街坊唔使成日都好似食低價嘢嘛」。

不同意葉劉「慳住」論 光顧者不乏中產

除了林鄭月娥,Andrew也曾就候任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的言論借題發揮。葉太曾在facebook道:「近年不少投身社會的年輕人起薪點低,工資停滯不前,只好『慳住洗(使)』過日子,再加上近年因疫情欠缺遊客帶動經濟,不少市民收入大減,日常生活只好節衣縮食,光顧兩餸飯自然成為果腹佳品。」Andrew不認同:「成日有人問,是否經濟差,要慳錢先食兩餸飯?有網友好介意有人話窮先要食兩餸飯,其實我又見唔到好多人話自己因為無工開所以要食。我唔少朋友都係專業人士、中產、社工、老師,都會食。而且,𠵱家失業率回落,但兩餸飯店人龍無短過」。

Andrew認為兩餸飯興起原因有二,一是疫情,市民飲食習慣改變,習慣了不堂食,「我諗唔少人都需要喺屋企食飯,如果仍然有限聚措施、安心出行,大家收工就會返屋企」;二是擊中了港人需求,「有啲餸,好似椒鹽豬扒、咕嚕肉,好難自己煮。兩餸飯特色好適合買返屋企,攤開就可以一家人一齊食」。

在Andrew眼中,最重要是兩餸飯意味「有得揀」,「我可以點叫都得,兩個餸又得,叫多一個餸都得,淨餸都得,三塊肉餅都得,甚至我可以齋睇唔食。其實大家都係鍾意咁啫」。

相關字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兩餸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