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困惑」未接移動通知 稱放24年已脆弱 國殤之柱創作者:倘受損港大需賠

【明報專訊】支聯會及清盤人蔡耀昌與鄧燕娥日前收到港大律師信,要求支聯會於周三(13日)下午5時前移走校園內的國殤之柱,否則視作放棄。國殤之柱創作人、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在當地時間上周五(8日)發聲明稱,雕塑屬他個人擁有,但他本人未接獲任何正式通知需移動其雕塑,他對此感困惑,又說若國殤之柱受損,港大或需負上賠償責任。港大昨未有就高志活的聲明回應。支聯會清盤人、前秘書蔡耀昌表示,尊重高志活理解為他本人擁有國殤之柱,對方若有進一步行動,支聯會亦會支持及尊重。

稱個人擁有借港展出 港大未回應

高志活在聲明稱,關注國殤之柱需在5日內移走一事,當雕塑被搬到現時黃克競樓平台時,他被引導相信,雕塑周圍會有小型紀念花園,而他對此協議有清晰理解;他2013年來港監督國殤之柱維修情况,港大亦知情,但現時要由媒體通知他港大要求移走雕塑一事,他感奇怪。

高志活在聲明強調,在沒有買賣合約、收取款項下,他所有在海外展出的雕塑,理論上屬他個人擁有。針對國殤之柱情况,他是借出雕塑給香港永久展出,以紀念1989年天安門鎮壓事件,協議是支聯會及港大學生需共同管理,以及負責在港大永久展示雕塑的開支。

他又稱,國殤之柱是極珍貴的藝術品,放置24年後可能已變得脆弱,加上移動需時,相信若由非專業人士處理,國殤之柱極可能受到無可修補的損壞。他強調,如果國殤之柱受損,港大或需負上賠償責任。

丹麥前部長批抹走歷史「可恥」

丹麥前文化部長Uffe Elbæk發聲明稱,移走或毁壞雕塑和歷史紀念碑,只會在極權下發生,現時卻發生於香港。他表示,要求移走國殤之柱反映中國政府嘗試從大眾的記憶抹走重要歷史事件,非常可恥(deeply shameful),他批評近期打壓民主、反對聲音的舉動是不光彩及完全不可接受。

蔡耀昌:倘高志活需要 會協助

支聯會清盤人、前秘書蔡耀昌表示,多年前與高志活未有白紙黑字訂定國殤之柱擁有人問題,雙方理解或一直有不同,尊重高志活理解為他本人擁有,若高志活有進一步行動,例如他本人或委託代理人與港大交涉,支聯會會支持及尊重,亦會在需要時按高志活要求提供能力所及的協助;但若高志活未有行動,支聯會亦有責任以管理人身分與港大聯繫。

港大在律師信表示,若支聯會不在限期前移走國殤之柱,港大會視為放棄,校方自行決定如何處理國殤之柱,支聯會前日去信要求港大在周二(12日)下午5時前回應是否打算移除國殤之柱等。蔡耀昌昨說,現需等候港大回覆,未有下一步行動的計劃。

本報向港大查詢會否與高志活聯絡或考慮延後要求移走國殤之柱的限期,截稿前未有回應。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相關字詞﹕港大 支聯會 國殤之柱 高志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