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我們雖失支聯會 史實記憶抹不去」

【明報專訊】韓東方常說六四事件是他的人生轉捩點,當年他在天安門廣場出任「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工自聯)」新聞發言人,六四後入獄,因嚴重肺病獲准保外就醫;赴美治病後本欲回國,卻被驅逐出境,自此長居香港。眼看支聯會、職工盟近日相繼解散,韓東方長嘆:「覺得很難過。」

焚書坑儒圖抹去記憶 「也沒有呀」

每年6月4日,韓東方只要在港,總到維園舉燭;今年集會被禁,他便獨自一人身穿黑衣坐在維園,「沒有支聯會,不等於沒有八九六四的歷史事實,不等於沒有我內心的記憶、其他人的記憶。支聯會在,我們每年六四燭光集會紀念;沒有支聯會、解散了,維園的燭光集會沒有了,但不是記憶沒有了,不是情感沒有了」。

他不怕六四記憶就此消失,「秦始皇焚書坑儒要抹去記憶,把文字都燒了,也沒有呀。人類歷史上,好像沒有成功的案例,可以抹去人類一個群體的記憶」。他相信只要口耳相傳、有網絡、有父母教導,「只要還有一點記憶,就會擴散出來,試圖消滅記憶是很徒勞的」。

工盟解散感無言 感激劉千石李卓人昔日幫忙

職工盟也解散了,韓東方上周看職工盟30周年展覽,沉默半晌後只道「不知道該說什麼」;說起職工盟創辦人劉千石、李卓人,「他們都是我的大哥,沒有他們的幫忙,我根本在香港沒可能立足」。然而在他看來,職工盟縱解散,香港的勞資問題卻沒有完結,工人仍會爭取更平等的待遇,不可能從此沒有工運。

「回家」願望落空多年 仍盼3年後可北上

韓東方在2001年獲發香港身分證,當年他曾相信自己5年內可以重返內地;至2005年獲頒人權獎項,也說盼2009年可回到內地,詎料一轉眼,他住在香港已快30年。韓東方聞言大笑,說友人總笑他:「你的樂觀都落空了,我們還信你的樂觀嗎?」

曾經他總想回到老家的村落,現時也不時回想,老家兩個姐姐已屆八旬,不知是否活着;然而跟進內地勞工個案,不是工傷就是拖欠工資,「看到那麼多家庭的悲歡離合,悲慘的故事,我也不是那麼特別」,他只想在姐姐有生之年可見上一面,「但是……沒有(機會)也沒關係了」。他卻仍是樂觀,說內地當下社會環境,必有重大變化,可能3年後便能回內地,「2024年,我不喜歡北京,你可以在深圳採訪我」。

相關字詞﹕八九六四 天安門廣場 職工盟 六四事件 支聯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