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傳媒狙擊不堪壓力 天水圍關注組王繼祖退下火線

【明報專訊】「我本身以為大家可以無歧視,社區設施比較新進,大家住在這裏是舒服的,但我知道這個是幻想,無可能的」。12歲的王繼祖說。2019年中與朋友籌組了「天水圍社區關注組」的他,一臉稚氣未脫,過往對社區滿懷希望,盼成為區議員;現在暫從組織退下火線,「(夢想)破滅了,不是說我不堅持,而是做區議員要宣誓,我不想出賣自己」。

反修例啟發 開始「做區」

王繼祖服務社區之路,從2019年反修例運動開始,那年生日當天,突然想做區,「街市很臭,生了很多青苔,很邋遢,你是忍不住的」。後來多了幾個人加入,他們開始構思組織名稱、標誌等,之後認識了前元朗區議員林進,教他們做區。他們其後撰寫了第一份工作報告,吸引了媒體關注,逐漸為人認識。

憶起每次關注組成員開會,他笑說是「林作與鍾培生大戰濃縮版」,一班小夥子取得共識的方法就是投票。問做區有何趣事,他一臉認真道:「無搞笑事,我們很認真。」談及政績他則十分驕傲:「很多啊,地磚爛了我們修補了,交通路線我們一直爭取;還有,我們最重要的是得到街坊信任,有街坊會(在街站)放下購物車,不怕我們拿走,或者問我們是否辛苦,說要請我們喝東西。」

不想宣誓出賣自已 區議員夢碎

今年初王繼祖在天秀路公園跟進「大媽舞」聚集投訴時遭80歲老翁以頭撞傷及毆打;本月他辭任關注組召集人,後來更在Ig表示自己停用公開帳戶。他說那次襲擊他的阿伯是促使他退下火線的原因之一,「我怕阿伯多過國安法。你打我不是問題,但有傳媒維護他,如果沒有報道狙擊我,都不會退出……上我屋企是最暴力的,起底我也不能接受。騷擾我屋企人,更講去世了的人(祖父),很不要得」。

王繼祖以往腦海中對香港「好有憧憬」,現在感到大家失去信任。他說自己仍愛香港不想離開,也不擔心關注組前景,因為已交棒予十分信任的人,自己仍會在空餘時間做義工。開學在即,他夢想是成為獸醫或護士,「我一直希望可以協助人解困。雖然不能從政,但會否可以用第二個方法拯救有需要的人?」

明報記者 黃心悅

相關字詞﹕王繼祖 天水圍社區關注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