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窮學生中二輟學陪酒 師友導回求學路

【明報專訊】「搭車都沒錢,還談什麼上學、教育?」數年前讀初中的黃曉彤,為省放學回家的車錢,冒着炎熱花一個多小時由北角步行到西灣河,走得渾身是汗。出身草根的她曾因沒錢致午餐吃不飽,生活基本條件都未滿足,她決定中二後輟學,曾當酒吧「陪酒」掙生活費。入過女童院、住過兒童之家,曉彤及後獲社工轉介入讀佛教筏可紀念中學,在遠離煩囂的大澳過規律生活,並得老師耐心教導,助學習基礎弱的她撐過DSE。求學路崎嶇不平,曉彤昨接過DSE成績單,親自為中學生涯畫上句號。

患白蝕症遭排斥 家窮飯錢也不夠

19歲的曉彤患白蝕症,雙腿長有白斑,兒時因外觀遭同儕排斥,她亦因此趨內向,旁人難走進其心。在單親家庭長大、由泰裔母親撫養,曉彤說家人為餬口奔馳,疏於管教,「不懂教我之餘更沒時間理我」。家裏捉襟見肘,曉彤以前上學間中連午餐錢、車費都沒有。

曉彤升中後苦尋讀書意義不果,中二後索性輟學,做過不同兼職,包括受快錢吸引、到酒吧當「陪酒」。回想那半年穿梭於燈紅酒綠間,「那段日子臉色很黃,放工又嘔,渾渾噩噩,日日起牀都戇戇居居」。未達合法年齡就踏進社會工作,只為掙生活費,「想有點錢傍身」,她不願成為家人負擔,沒伸手向家裏要錢。

曾住女童院 大澳念書重生

輟學一年半,曉彤與家人關係惡劣,曾被母親埋怨「為何要搞這麼多麻煩給大家」。她又不時鬧失蹤,母親多次報警,最終曉彤被送到女童院及兒童之家生活。2017年她經社工轉介,到環境恬靜的大澳佛教筏可紀念中學由中二起重新念書。

入讀筏可不代表求學路一帆風順,曉彤約3年前接獲家人來電:「好唔掂啊,沒錢交不到租。」結果她沒求助,每逢周末重回市區酒吧工作,再趕返大澳的宿舍準備翌日上課,掙錢幫補家計。曉彤過往由社工帶返正途,今次則獲同窗勸解,令她放下家庭擔子,專注讀書,自此生活離不開上課、溫習、做運動,日復日堅持下來,只為盡力撐到公開試,為中學生涯畫上句號。

根基弱多花10倍時間 感激老師不棄

筏可中學數學科老師吳翠瑤談及曉彤時總提着「好乖」。吳老師說曉彤盼望改變,無奈學習根基薄弱,「她要比人花不是3倍時間,是10倍時間,但都可能只得一成功力」。不過吳老師沒放棄曉彤,就算非其高中科任老師,吳在DSE衝刺階段仍伴曉彤與其他學生課後留校溫習至晚上,曉彤亦將勤補拙,「chur住」老師發問。吳冀學生明白,「就算考得不好,曾經自己都溫過書,不是白白一場」。

曉彤早已預料成績未必理想,顧及家庭經濟,放榜後需投身社會工作。鍾情花藝的她尤愛帶刺的玫瑰,稱該花長得美麗,但旁人難以親近。被問到最想致謝誰,她毫不猶豫答「貓姐」(同學對吳老師暱稱)。曉彤形容自己如玫瑰長滿刺,僅吳老師能接近並為她拔刺。吳老師聽畢這番話,輕拍曉彤道謝。「我沒很感性地向『貓姐』訴說,但我心裏已給她一個位置。」曉彤總結她與吳老師關係。

(文憑試放榜)

相關字詞﹕放榜 中學文憑試 佛教筏可紀念中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