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還押初期崩潰 獲母安慰漸振作 控暴動柙中備試 考生:從未擬棄戰

【明報專訊】中學文憑試(DSE)昨放榜,不少考生視為人生重要一程,有考生縱背負刑期最長10年的暴動罪,亦堅持盡力應考;有考生患神經退化病說話顫抖、無力握筆,不曾言棄;有考生曾迷途輟學,完成DSE里程,豁然分享過去。另一邊廂,今年DSE誕生7名狀元,移民潮下,有6人計劃留港讀大學,有狀元形容香港是她的「根」,亦有狀元寄望社會的人緊守崗位。

明報記者 蕭愷情 黃焯謙 丘萃瑩 魏綺婷

實習記者 鄭希妍 何嘉敏 呂嘉琪

2019年反修例期間,理工大學爆發激烈衝突,多人先後被控暴動罪。今年年初,應屆DSE考生Y(化名)正值自修假(study leave),一天清晨,Y家的門鈴聲響,母親焦急喚醒Y,說「有警察、有警察」,Y即日提堂,隨即還押近月,曾於懲教所備試。Y昨日收到文憑試成績單,成績雖未如理想,不過Y多次強調,過程中從未想過放棄應考,「沒有為自己訂立目標,我入去(還押)時的目標是盡力,盡力就夠了」。

起初Y的代表律師沒料到未可保釋外出,Y在毫無心理準備下關到收押所候審,初時情緒相當崩潰,近乎每天也哭。當下的Y只知道擔心家人,沒想過自己前途,「家人怎麼辦,家人又要為自己煩惱」,還押首星期相當低落。後來母親安慰Y,「你現在以為自己在黑房,其實你只是在隧道之中,總有天會見光明」,Y立時泣不成聲,亦逐漸振作。

獲倉友教數學 艱深題目託母問老師

還押的日子生活十分規律,Y憶述,「早上6時起牀摺被、刷牙洗面、換衫吃飯」,因無事可做,只好專心溫習,「反而有書溫不那麼sad(難過)」,不用多想這宗案件。不過收押所內只有初中教科書,Y要託母親聯絡班主任及科任教師提供筆記,「要寫清楚幾多科,幾多張紙」,經過一定保安程序後,輾轉約一星期收到筆記。

除了繁複的保安程序,溫習時無人指導也是一大困難,Y說,「只可以溫以前已學懂的,但未學會的,無人教到」。有時較年長的「同倉」會教Y一些數學題目,若遇上一些較艱深的題目,則只可呆等至母親探訪時代為向教師轉達。

Y後來獲准保釋,但心理壓力反而大了。Y重新回校補課,部分日子晚上要到警署報到,影響晚上溫書時間,更因此不時想起這宗官司,「自己有控罪在身,心理壓力較重」。不過,Y從沒想過放棄備戰或應考DSE,「(心內)團火想繼續考,想證明自己,唔好衰畀人睇」。

成績未理想 繼續學業「做到便做」

昨日放榜,Y縱然未考獲理想成績,入讀心儀學科,但Y仍會繼續學業,「讀書不止為了讀書,也是為了自己,有什麼做到便做」。將面對審訊的Y內心難免擔憂,不過亦苦笑道,「(被控)是人生其中一個關,別人看是一個大關,但當事人來說,已在這條(時間)線上,把它看小一點,會好過一點」。

(文憑試放榜)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相關字詞﹕放榜 文憑試 中學文憑試 理大衝突 理大 暴動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