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7.21捱打心傷難癒:追討公義遍尋不獲

【明報專訊】7·21元朗襲擊過了兩年,事後患創傷後遺症的林女士表示,至今需持續看精神科醫生。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曾與她及另外7名傷者,向時任警務處長鄧炳強民事索償,惟團隊經考慮後,5月宣布終止索償。林女士昨泣道,協助他們追討的林卓廷和何俊仁均陷囹圄,至今已無路可行,「他(林)也自身難保,難道我怪責他嗎?」當日被白衣人圍毆的蘇先生也稱鬱結難紓,認為已用盡方法尋公義也不果。

林女士創傷後遺

停索償無路行:仲有乜可做

林女士當日參與港島區遊行後乘西鐵返天水圍,途經元朗站目擊白衣人揮棍打人,她轉身逃走時撞到膝蓋。她其後證實患創傷後遺症,持續受失眠所困。她形容當晚的襲擊令她徹底崩潰,亦對政府失去信心,自此蒙受心理陰影,並避免到元朗和乘西鐵。

7·21事發半年後,林卓廷與8名傷者決定入稟索償,指警方沒履行職責保護市民,並希望藉此迫使警隊在法庭公開交代,還市民公道。林女士向本報說,今年初時心情較平穩,惟至4月有親戚移民,她又從何俊仁得悉,律政司不接受他們申索,令她心情陷入低谷。

及後,民主黨5月召開記者會,林卓廷代表說,他因民主派初選案還押「自由無期」,在諮詢法律意見及其餘8名原告意願,並考慮最近政治及法治狀况,認為難以面對漫長而複雜的訴訟,加上此案獲「612人道支援基金」支援,憂耗大筆訟費,盼將基金留給其他有需要者,故終止索償。

林女士嘆道,「本身我哋9個人夠膽出聲,但之後一係被捕,一係有啲就本身唔方便出聲,或自己有恐懼,剩番我同阿朗(另一原告蘇先生)都無路行,我哋無咁多錢上訴,林卓廷都放棄喇,何俊仁都坐埋入去(入獄)喇,仲有咩可以做?」

她邊說邊哭,說現在是迫於無奈無法繼續追究,「我唔忍心,佢(林卓廷)都自身難保,難道我去怪責佢咩?」她內心的委屈,只能與當日被毆打、曾同為原告的廚師蘇先生傾訴。她說對香港絕望,但認為自己年事已高,無法移民。

背開花廚師心灰:

有權者不做 無權者可做什麼?

蘇先生表示,去年接到警方邀請認人,分別認了兩次,但也認不到人,形容事件已相隔太久,及後警方沒再提供案件進一步消息,「當晚放工經過被打,其後沒有賠償、沒有答覆、沒有答案,連兇徒都找不到,我只評論自己的案件,我是很無辜,什麼都得不到」。被問是否已決定放棄追究,他說已再想不到可做什麼,「(被人)打完,報警;民事索償,被煞停;只可接受訪問,繼續協助記者報道,無乜可以做。當警察、政府有權力卻不做,我們無權力的,可以如何做?」他說感到心灰,已盡力尋公義也不果。

特首林鄭月娥昨被問,至今網上仍有人說7·21事件是「一場元朗居民保衛家園」,她會否拿出「七一刺警案」後的強硬態度譴責這些美化暴力的說法。她說,她對於任何美化或認同暴力的行為也非常憤怒,會持一貫立場譴責此類行為。她並指,尤其當這些說話、美化和姑息對年輕人帶來非常負面影響,許多年輕學生「參與製造炸彈、收受金錢做這些非法行為」,認為社會仍存在很多對暴力視而不見,同時想荼毒青少年的人正在做的事,政府不會掉以輕心。

明報記者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元朗襲擊 721事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