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黃議員,已圓?未完。

【明報專訊】2019年香港爆發反修例運動,乘着運動波瀾,選民將泛民和本土派、素人和年輕人送入區議會。該年選舉,非建制派奪下逾380議席,佔區議會八成半。各人帶着抱負和希望,預備4年的議會工作,惟任期未滿,政府表明修例要求區議員重新宣誓,料最快本周實行。一時間被DQ(取消資格)、被追薪等各種傳言四起,代表着一張一張選票的區議員,必須思考去或留。

公民黨前成員黃文萱和素人「屯門十一兄弟」黃丹晴,當初為不忿當區部分建制派區議員常自動當選、冀為議會帶來新聲音而毅然參選,最終取得議席。

曾任記者的黃文萱奪沙田區議會議席後,任內會開直播、辦電影團,還於辦公時間以外照顧街坊子女與他們玩樂;屯門區議會副主席黃丹晴是註冊社工,定期開的街站是他與一班基層長者溝通的聚腳點。樹下草旁,有時會見他為街坊尋找走失的貓。

二人都曾滿腔計劃,上任之初提出多項涵蓋民生、抗疫議程及撥款都被各種理由取消,被人批評「只搞政治不做實事」。面對重新宣誓要求,基於自身「成分」和被指違規的行為,他們心知DQ的風險。

離去,在亂流下只願平安;留守,未嘗不是一種堅壯。黃文萱自言硬頸,拒絕沉默,亦不願移走議辦「敏感」文宣,惹來建制派及親建制媒體點名,最後無奈離開。本土派的黃丹晴也硬頸,雖知留低可能被DQ,可能被追百萬薪津,也可能破產,但不願在任期結束前主動辭職。

由春到夏,記者用影像記錄上述兩名20多歲的年輕區議員,連月來應對議會及社區工作、面對政治風波的抉擇。

文、圖:林靄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