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白衣人被告:拿棍自保 官:點解周地都係棍? 不接納求情辯解 將重判指揮者

【明報專訊】前年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涉暴動及有意圖而傷人罪等罪名的7人中,4人早前完成求情,其餘3人昨在區域法院求情。其中鄧英斌及鄧懷琛的大狀稱二人分別為自保及擊退施襲者,故從地上拾起棍,法官葉佐文大感疑惑,問:「個晚點解周地都係棍?」又反駁鄧英斌身為村長,應「有事就報警」,是否「佢對警察無信心」,因此不接納他持棍自保的辯解,並直指鄧懷琛當日指揮白衣人施襲,明言會重判。全部被告已求情完畢,案件押後於7月22日判刑。

明報記者

法庭昨處理案中餘下3名被告的求情,分別為「肥林」林啟明(44歲)、燒烤場東主鄧懷琛(61歲)、八鄉橫台山河瀝背村村長鄧英斌(62歲)。代表鄧英斌的大狀求情指,被告任河瀝背村村長11年,受村民愛戴,獲逾百名八鄉村民聯署支持,以及元朗區議員沈豪傑撰寫求情信。辯方指鄧英斌當日與友人在市區用膳後回元朗,在鳳攸街聽到街坊稱「車站有事發生,有人入嚟元朗搞事」,故獨自到場了解。

村長稱聞「有人搞事」到場了解

官:有事報警啦 對警無信心?

法官葉佐文指不解有人到元朗「搞事」與河瀝背村有何關係,又為何鄧英斌會持棍到場。辯方解釋,村民會在站外轉乘小巴回村,而鄧英斌為保護自己遂在地上拾起棍。葉官遂問辯方,鄧英斌是否未到站前已預知要動武,辯方否認。葉官再問:「如果純粹睇咩事,有事就報警啦?」辯方同意,惟「警察理唔理就唔知」,葉官追問:「佢對警察無信心?」辯方在索取指示後稱「佢對警察有信心」。葉官質疑,既然如此,為何要持棍但不報警,辯方指鄧英斌聽到街坊稱已報警,但「差人(警察)無去」。

不解「睇下嘢」都拿棍

官指除非黑社會地盤講數

葉官指鄧英斌作為村代表應認識警察公共關係科,但辯方稱鄧英斌僅與他們開過會,隨即遭葉官質疑:「卡片都無張?咁村有事要搵區議員?」辯方解釋如有事,他會致電「999」。葉官再問,鄧英斌是否知悉警方未到場是因事情「雞毛蒜皮」,還是「危急大件事」都不到場,辯方指鄧英斌不清楚,只認為非「芝麻綠豆」的事,但沒感受到是涉及暴力。

葉官稱,「香港文明社會,點解一個人睇下嘢都會被襲,我唔明」,除非到黑社會地盤旁觀「講數」或會感擔憂,「但只係一個車站……好安全,男女老幼都可去」,葉官傾向不接受辯方的解釋。

稱害怕沒制暴 官:又要驚又要睇

另外,葉官又指當日白衣人在車廂內向乘客施襲,鄧英斌則站在月台目睹事件,辯方解釋他站在車門約3至4米外,只想看看有沒有村民在車廂內打人或被打,卻因害怕被襲而沒上前制止,約一分鐘後已到對面月台扔下棍。葉官直指鄧英斌「又要驚又要睇」的心態矛盾。對於有片段顯示鄧英斌曾在月台與白衣男子交談,辯方稱男子僅「擘大個口唞氣」,葉官反問:「唔識嘅人擘大個口向佢唞氣?」辯方說男子不久後已上前阻止白衣人,鄧英斌則礙於年紀大、身形不及男子魁梧而沒這樣做。

另一被告鄧懷琛大狀求情指,鄧懷琛到英龍圍後見村民與男子爭執,故想男子留下解釋,葉官認為沒合理辯解,涉非法禁錮他人更屬加刑因素,又指白衣人拉起元朗站捲閘後,鄧懷琛曾用傘柄敲閘,形容他「都好勇武」,辯方強調他起初沒持武器,其後為擊退施襲者才從地上拾起棍,葉官感到疑惑,問:「D5(鄧懷琛)執到支棍,D7(鄧英斌)又執到,個晚點解周地都係棍?」辯方則指無法解釋。

揮手白衣人就施襲 官認定「指揮者」

葉官指當時鄧懷琛手一指某方向,數名白衣人即加速趕上去打黑衣人,認定鄧懷琛就是指揮者,「案中無人有呢個位置」,直指其行為在案中最為嚴重,明言將重判。

代表林啟明的大狀指林認罪有悔意,只望法庭考慮他有年邁的母親、太太和女兒,可讓他早日獲釋與家人團聚。

【案件編號:DCCC 888/19、11 & 734/20】

(7.21襲擊案)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求情 區域法院 暴動罪 有意圖而傷人罪 燒烤場 村長 元朗721事件 721白衣人襲擊 反修例運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