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新人疫前喜來登訂婚宴 一再延期 拒改流水席

【明報專訊】新冠疫情下擺酒多波折,有新人2019年預約去年在酒店擺最少30圍酒席,已付約30萬元訂金,但因社交距離措施所限,酒店一度建議每隔1.5小時、每節宴20人「流水式擺酒」。新人對此方案感無奈,「我有約360名賓客,要分18個時段,擺足四五晚?根本無可能,而且周末檔期已滿,只餘平日」,而婚宴一再延期,不滿酒店堅持收取當初合約訂明的最低消費額是欺負消費者。

明報記者 羅嘉凝

360賓客分18時段 「擺足四五晚?」

Sara(化名)2019年5月與香港喜來登酒店簽約,預約去年11月擺最少30圍結婚酒席,最低消費43萬元,先後支付約30萬元訂金。去年11月爆發第四波疫情,她將婚宴延至今年6月。她今年4月與酒店商討時,得悉婚宴人數上限為20,酒店建議「流水式擺酒」。

已付30萬訂 嘆被最低消費額「綁住」

Sara稱流水宴不可行,於是將婚宴再延至今年12月底。她上月已註冊結婚並與丈夫遷入新居,「怕再延期下去,變擺滿月酒了」,而每次延期要額外花約1萬元,延遲婚禮化妝師、攝影師、佈置等。「起初很憧憬擺酒結婚,所以提早一年半預訂,但經歷兩次延期,我現在只想盡快完成件事,畢竟酒店已收了我30多萬元。」她說若可退款,想乾脆取消酒席,因她對12月底能設宴不感樂觀。

Sara說,政府社交距離措施下難設30多圍酒席,酒店理應讓消費者有權取消合約,惟政府無監管,酒店堅持收取當初合約訂明的最低消費額,消費者毫無保障,她曾向消委會投訴亦不果,「酒店有法律部門,拿着當初的合約,我們這些小市民完全被綁住、被『明恰』」。

另個案:簽約後變檢疫酒店 難向賓客交代

喜來登:已積極溝通尋共識

另外,梁先生去年6月預約今年3月在香港喜來登酒店擺25圍酒席,最低消費約25萬元,已支付13萬元訂金,惟酒店後來成為指定檢疫酒店,酒店雖說可維持婚宴服務,但他感難向賓客交代,寧願延期至10月底。他說深受困擾,「不知道政策會怎樣變,每次酒店只搬出當初的合約,講明毁約就殺你訂金」,但當初簽約時不知它會成為指定檢疫酒店,盼酒店取消合約規定的最低消費,改為按實際收費。

香港喜來登酒店回覆稱,已積極與受影響準新人溝通,務求尋求共識解決問題,為保障客人私穩,酒店未能就個別事件回應。對於消費者不滿權益不受保障,消委會稱去年有關婚宴投訴個案達122宗,而今年至6月有50宗,主要涉及終止或改動合約。

食物及衛生局回覆稱,指定檢疫酒店可就開放酒店內的個別設施提出申請,經政府人員實地視察後,如確認擬開放設施能與檢疫設施有效分隔,並設有效的獨立出入管制,將可獲批准對外開放相關設施,而香港喜來登酒店部分場地(包括宴會場地)因可滿足上述規定,故可開放予其他人使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