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周日人物】「重視言論自由的人都要有心理準備被捕」 留港綑邊行 區家麟筆耕抗荒謬

【明報專訊】當大家假日郊遊遠足,資深傳媒人區家麟愛上「泳綑」,即沿海岸石灘的潮間帶「綑邊」,合行山、​攀爬、泅泳、浮潛、探海蝕洞於一身,驚濤拍岸之間難免損手爛腳,「非常hardcore」,但他樂在其中。當《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不少評論人封筆、收口、移民,寫時事評論突然變得很「hardcore」,區家麟依然留港筆耕,且不忘說:「批評時政本是一件平常事,如今我竟然成為了稀有代表、成了奇葩,可謂不可思議,亦有點傷感。」

明報記者 羅嘉凝

邀約訪問區家麟時,他突然表明自己翌日將「斷網」失聯,見面時才知道他原來晨早和朋友去了火石洲泳綑。他5、6年前愛上這項運動,「很多人不喜歡,因為要穿行山鞋游水,又要著救生衣行山」,但他享受爬完山可跳下水解暑,大浪中靠自己爬上岸,擦傷少不免,但他說玩得多了,知道怎樣避免受傷。

近五六年愛「泳綑」

知道如何免受傷

區家麟不是運動員,他是一個文人,1990年代大學畢業後,做過無綫電視新聞部記者,後成為新聞及資訊部公共事務科監製,曾負笈美國史丹福大學,再回港進修,成為傳播學哲學博士。最初他經營自己的網誌,至2010年離開無綫後,開始發表文章,初時寫遊記,後來寫傳媒、時事,「看見荒謬事每日出現,變到愈寫愈多」,而他的初衷是要揭露荒謬,讓大家可以基於事實及正確推論去討論事情。

多年來在報章有專欄,區家麟一直很放心寫時事,因他自覺政治取態保守,屬「和理非之中的和理非」。惟近日「和理非」亦被指是「赤祼祼的幫兇」,駐港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提到「唯有鬥爭、唯有法辦」,不少評論人封筆、收口,但區家麟稱「當社會荒謬到已經無以復加時,我接受不到自己在這時停手」。當荒謬氾濫,他會有一種窒息的感覺,但風大雨大時,他只希望泳術更精,日子艱難時,他希望眼界更敏銳。

指官方對假新聞定義屬「火星」

現實卻是一潭濁水,他每次落筆寫評論,首要困難就是會質疑繼續理性分析與討論的意義何在,「現在的政府根本不講理性,很多讀者亦覺得講道理無用,但當社會各人不再講道理,大家就像火星人與地球人對話,我很難想像這個社會有進步」,理性的文字成了收視「毒藥」,自己就像個大傻瓜,寫完的文章無人理,寫着寫着,甚至開始重複。

寫評論的第二大難關,區家麟說只是掌權者稍一不悅,就可以拿着那些評論文章,稱之為假新聞、煽動,他形容官方對「假新聞」定義是屬於「火星的」,即是任其定義。他說:「基本上每個重視言論自由的人都要有心理準備會被捕。」

區家麟自言強項是無包袱、不用供樓或供養子女,生活簡單。他指早在20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政改三部曲變成五部曲,他就意識法例在這國家根本無意思,亦感到那是2003年50萬人上街遊行反抗的結果,因此他在2019年見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已料到政權「不會原諒我們」。

記者的紀錄維繫記憶

記憶是以後互勉的動力

近月一批批港人移民,區家麟堅持留在香港見證這個時代,「當一個地方發生災難,人人逃命,做記者反而會行番轉頭走到災難現場,正因為這地方發生一場災難,所以我更要留低」。他表示記者就是要做時代的見證人,「當所有人連記憶都遺忘了,那就真正無得救,記者的紀錄可維繫一些記憶,那些記憶是以後大家互相激勵的動力」。

稱港快有諾貝爾獎得主

「未死心的人創造力會爆發」

區家麟說大家過去太安樂,現在悠長假期已經結束,「我覺得香港很快會有諾貝爾獎得主,我相信在艱難時刻,每一個仍留在香港、仍未死心的人,創造力和堅韌的毅力將會爆發」。憂患會催生最好的報道與創意,他希望各人即使不是肩負起挑戰,亦要一同見證社會轉變。

區家麟去年7月撰寫的〈暗湧潛行 巨浪滔天〉一文,早已為當今時勢下了一個很好的註腳:「人們說,綑邊很危險;現在,呼吸很危險、說話很危險、寫文章也很危險。置於險地而後生,是新時代的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