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主因暫難到港 司法機構:私人原因 終院再有海外法官離任 何熙怡稱對國安法擔憂

【明報專訊】繼澳洲新南威爾士前首席法官施覺民請辭後,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何熙怡女男爵(Brenda Marjorie Hale, Baroness Hale of Richmond)將離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一職。英國《泰晤士報》引述何熙怡稱,她離任的主因是在現今情况下,未能預計自己何時可前往香港。她承認對《港區國安法》運作有擔憂,「各種問題也懸而未決」。有本地資深大律師分別認為,何熙怡的離任不會構成「骨牌效應」,不過若海外法官接連請辭,外界會憂慮本港法治環境。

司法機構昨晚發稿確認何熙怡因私人原因,在其終院非常任法官任期今年7月屆滿後不續任。司法機構表示,非常任法官有助香港與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保持聯繫,對香港貢獻良多;現時終院共有13名非常任法官,若有適當人選,會繼續按既定機制處理委任建議。

《泰晤士報》報道,何熙怡在一個網上論壇表明「不希望再獲委任」。她稱明白外界密切關注國安法,亦認為新的國安法下如何運作尚未有定論,「各種問題也懸而未決」,其他海外法官會繼續關注香港情况。

指國安法或不盡人意 港仍有法治

在英國推廣法律支援服務的「Pro Bono Week UK」,在英國時間周四(3日)舉辦名為「法治及尋求公義:我們要往哪裏去?」的論壇,何熙怡是嘉賓之一。Pro Bono Week UK在Twitter表示,何熙怡當日提及香港的處境,表示即使國安法的實際內容有時不盡如人意,仍可以有法治,但若失去基本的人權保障,法治會被削弱。

江樂士:不會構成骨牌效應

前刑事檢控專員、資深大律師江樂士認為,何熙怡已76歲,即將完成3年任期,看來只是趁適當時機下台,加上大部分海外非常任法官均已退休,「他們的政府是難以利用政治壓力迫使他們離任」。他又說,即使再有海外非常任法官離任,紀立信法官、廖柏嘉勳爵及華學佳勳爵共3名現任非常任法官才剛延任3年,離任者沒有構成「骨牌效應」。

至於一旦所有海外法官辭任,會否令本港司法制度出問題,江樂士說終院須靠本地非常任法官審案,就算現時只有4名,相信要增加人數難度不大,且法例無規定終院審案須有海外法官參與,黎智英保釋案早前就由本地非常任法官審理。

葉巧琦:接連離任惹法治憂慮

梁家傑料很快再有離任

資深大律師葉巧琦稱無法猜測何熙怡離任的真正原因,但她在兒童、家事及人權法的成就出色,今次離任是香港司法制度的損失;若海外法官接連請辭,外界會憂慮本港的法治環境。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稱,海外法官在疫情下可用視象系統審案,何熙怡以航班為由請辭,似乎只是托詞,相信最大原因是國安法實施。他估計「很快有第三位、第四位」海外法官離任,香港法治已響起警號。

相關字詞﹕司法機構 離任 何熙怡 非常任法官 終審法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