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因「12港人」改觀 本土派如今悼六四

【明報專訊】翻開2016年春夏之交的報道,滿目本土派、大專學界對悼念六四、支聯會的質疑,曾指燭光集會「行禮如儀」,又指六四屬「鄰國」事,然而當國安法頒布、遊行集會被禁,以往呼籲杯葛支聯會六四集會的中大學生會前成員袁德智,今年自行悼念六四,「2021年是怎樣的時代?是行禮如儀都變得勇武、擺街站都是站得非常前,就是這樣的時代」。

昔批行禮如儀 今對六四仍「無feel」

袁德智在2016年為中大學生會「星火」外務秘書,當年「星火」被視為「本土莊」。時至今日,他不諱言對六四仍「無feel」,甚至反問記者「五大綱領係咩話?」從小到大他只自覺是香港人、沒有愛國情懷;政治覺醒是2014年雨傘運動,並曾質疑集會形式化、「大台」,認為更迫切要討論的,是香港前途問題。

既然無feel,為何今年悼念?袁德智在facebook寫下長文,最大觸發點是12港人事件,內地維權律師努力營救眾被告、無懼被吊銷執照,「中國維權人士想要傳承六四真相但做不了,這次就換上香港人去幫助他們」;二來,他認為香港需要政治運動彰顯港人抗爭意志;三來,他認為六四作為民主派初選案後首個政治活動,倘人數太少、只得圍捕群眾的畫面,日後港人參與其他政治活動,或被嚇怕。

對袁德智而言,六四當下已非愛國與否、是否形式主義的政治爭議,他更重視當下可否抗爭,「以往那麼討厭悼念六四的形式,現時殊途同歸;以往我們認為沒什麼作用的慣例都失去,若要更進一步,便不可能發生」。

另一邊廂,他亦對支聯會改觀,甚至稱讚副主席鄒幸彤「有抗爭意志、心勁勇武」,佩服她在以言入罪的年代,仍無懼國安法、繼續發聲及堅持悼念。曾經本土派強調勇武抗爭,但袁德智在2019年改變抗爭想像,只覺不論行禮如儀、遊行甚至唱聖詩都有作用;甚至他在當下政治環境仍堅持擺街站,有身負暴動罪的人說他勇武,「2021年是怎樣的時代?是行禮如儀都變得勇武、擺街站都是站得非常前的,就是這樣的時代」。他說,若明年支聯會獲批在維園舉行集會,他亦願意出席。

佩服鄒幸彤抗爭意志 「大家都受難,嘈來做什麼?」

當每個派系、圈子都有重要友人身陷囹圄,袁德智說以往的路線之爭亦已放下,彼此尊重低潮下仍然堅持的人,「大家都在受難,嘈來做什麼?」

明報記者 邱榕瀅

(32周年六四不一樣)

相關字詞﹕本土派 中大學生會 民主派初選案 六四集會 大學生 民主派初選 支聯會 國安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