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倘入獄 最放不下內地維權工作

【明報專訊】鄒幸彤2010年從英國回港後,加入關注內地勞工運動的本地組織,自此關注內地人權事務約10年。她說一旦入獄,最放不下的是有關內地的工作,「而非我的律師牌照」。烏雲邊上總有光,她喜見近期有本土派組織或人士,理解甚至支持悼念六四活動,「敵人愈強大,我們內部的矛盾愈得以化解」。

守的不止六四記憶 也是公民社會

鄒幸彤關注內地人權,認識國情,更明白香港的可貴,「香港這個空間不是中國的常態,也不是共產黨的常態,我們和內地一河之隔,但內地講六四,即拉,坐幾年監,不是非法集結,是顛覆國家。這件事的性質在中國眼中就是這樣,它(政權)看香港(悼念六四)也是這樣定性,但它動不了你,是因為這裏的公民社會夠紮實,基底夠」。

她說要到維園守的,不僅是六四記憶,也是這個空間,「我們想保住這些,保住我們的公民社會,它(政權)一直想壓過來的,它一直覺得是顛覆的」。然而,一旦她入獄,有關內地、支援香港被捕者的工作須得放下,「沒有了支援內地政治犯的機會,對我而言才是最大犧牲,而非律師牌」。

本土派摒棄轉支持 感壓迫下更團結

有本土派年輕人最近發文,支持支聯會悼念六四的工作,鄒幸彤也說,在今年擺街站及一些小組活動中,更多年輕人關注並參與,「以往大家摒棄的行禮如儀的工作,在極權壓迫下方發現有用」。鄒幸彤說,過往本土派杯葛,甚至要求切割與支聯會有關的一切活動,但現時「政權的壓迫下」,以及中央一手主導並實施《港區國安法》,令港人意識到中港關係,「當敵人愈強大,我們自己內部的矛盾愈能化解」,她笑說,「我會覺得,今年政權對我們如此步步壓迫,其實是捉蟲了」。

(32周年 六四不一樣)

相關字詞﹕六四 六四32周年 鄒幸彤 支聯會 支聯會常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