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一點燭光,可照維園 鄒幸彤:決不無聲

【明報專訊】隨着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入獄,另一副主席鄒幸彤被推上了風口浪尖。今年支聯會連續第二年不獲警方批准六四集會,「支聯會不會有什麼行動了」,鄒幸彤說,甚至連網上集會也因風險考慮不安排主持直播,但她自己仍會以個人名義到維園,「被人控告是肯定的,為何要擔心?」對於社會上瀰漫恐懼,呼籲「勿送頭」,她說「不是要送頭,是要做一些事情……在水面上說話、做一些工作,令社會不至鴉雀無聲」。

明報記者 李以莊

鄒幸彤負笈英國期間,中國是「胡溫」執政年代。社會學其中一說,是極權底下沒亂子,稍鬆空間見示威。當年中國社會多「維權」新聞,引起了鄒幸彤注意,便在英國舉辦相關活動,邀請學運領袖王丹和魏京生講解中國人權問題,數百人迫滿大講堂,身在海外的她愈益關心國事,於2010年放棄劍橋大學博士學位毅然回港,到支聯會打散工,輾轉至2015年當選副主席。

14常委8涉案 被問接班

「可能過一兩年支聯也被取締」

司徒華過身後,支聯會由李卓人、何俊仁、蔡耀昌等領頭,鄒幸彤原處理關注內地人權等工作,惟今年兩人被收監,時代洪流將她推上浪口。因參與去年六四集會,鄒幸彤同被檢控煽惑及參與非法集結,等候審訊。身為大律師的她常被問到會否擔心失去律師牌照,「大家好像捉錯用神」,她說,「在大律師之前首先是一個人,我不是為了做大律師,是想當個行得正企得正、可以為自己信念行事的人」(見另稿)。社會亦關注支聯會14常委中8人有案在身,一旦全數入獄的接班問題,「問如何接班、夠不夠人,我不知如何回答,其實可能過一兩年,支聯會也被取締」。

今年六四,是警方連續第二年禁止集會,鄒幸彤說考慮風險後,「支聯會已沒什麼可做」,網上集會也只播放預錄演說及片段,不再安排主持直播。然而,鄒幸彤仍會以個人名義到維園,「我們做六四紀念多年,有些事要堅持的,就在前面守住這條底線」。

《港區國安法》實施下的首個六四,社會對議題瀰漫恐懼,猶如禁忌,「現在其實沒有一條硬性的線說悼念六四是犯法、六四不能說,但整個社會在往後退」,乃至出現「不送頭」、「保留實力」之說,她卻不敢苟同,「不是要送頭,是做一些事情,如說不可送頭,就沒有人出來做枱面上的事,社會運動需要一些人做水底下工作,也需要一些人在水面上說話、做一些工作,令社會不至鴉雀無聲」。

入維園預備坐監 勸市民不必跟隨

甘冒風險,背後亦有家人壓力。生於普通家庭的她,家人支持悼念六四,過去未曾反對她的工作,「他們不覺得什麼一回事,去六四集會而已,會有什麼(後果)?那是最和理非到應該要唾棄的行動」。然而,國安法生效後,加上包括她在內的24名去年集會參與者被檢控,「家人會擔心,勸我不要去維園、不要點蠟燭,我不想和他們嗌交,顧左右而言他」。

鄒幸彤有心理準備入獄,但勸市民不一定跟隨,「我們不是追求大型的群眾運動,我們只是守住維園悼念六四這件事;背負這責任,我寧願是我們,因為我們有大家的關注和支持,一個無名手足去,被捕沒有人理、沒有人留意到,我們有這樣的資源,應該我們去做」。

(32周年 六四不一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