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周鋒鎖:中國未民主 六四永不老 「從香港抗爭者看見自己當年身影」

【明報專訊】八九民運過去32年,對於當年學生領袖之一周鋒鎖而言,為了民主自由理念的抗爭遠未結束。這些年他一直為六四事件發聲,亦全心投入中國人權相關工作,關注各地抗爭者命運,包括支持反修例示威的香港人。他甚至從香港年輕抗爭者身上,看到當年自己的身影,「的確跟我們當年很類似。我那時也坐牢了」。他在上月接受本報訪問說,相信「六四的話題永遠不會老,只有在中國民主化之後才會成為過去」。

1989年學運爆發時,周鋒鎖是清華大學物理系四年級學生,他組建了清華大學學生廣播台和天安門廣場「學運之聲」廣播站,其後與王丹、封從德等人當選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委。學生運動被鎮壓後,他與另外20名學生領袖一同被通緝,並很快被捕及入獄一年。周鋒鎖1995年前往美國,2007年與他人合辦非牟利機構「人道中國」,主要為內地因參與民主運動受逼害者、良心犯提供資助與發聲。

距那場被鎮壓的學運今已32年,周鋒鎖年復一年在不同場合、不同渠道、與不同媒體說起當年經歷。「六四的話題永遠不會老,它只有在中國民主化之後才會成為過去。」周鋒鎖說,「因為八九民運所提出的是中國民主化,並不因為中共的胡作非為而成為過去,反之會總是成為很重要的目標。」

從八九到現在 中共內核沒變

在周鋒鎖看來,繼續討論和反思八九六四對當下現實更具警醒意義。「比如對於美國來講,非常愚蠢地在過去這麼多年扶持了中共。」他表示,八九民運清楚顯示中共政權的「殘暴、專制」,是一個「defining moment(關鍵時刻)」,美國一切對華政策應從這開始,而美國經過32年才回到起點。

六四之後,包括美國、日本等西方國家一度制裁中國,但僅維持兩三年。美國時任總統老布殊政府率先對中國「解凍」,希望以維持與中國接觸,繼續協助中國對外開放與發展經濟的方式,促使中國逐步走向民主。此後20多年,中國發展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如今更與美國全面角力。

被問及32年來中國政治的變化,周鋒鎖認為沒有任何改變,只感覺以前「沒有那麼全面認識它(中共政權)」。他表示,從八九到現在,中共政權的內核一直沒變,那就是「不惜一切追逐和維護它的絕對權力」,包括以犧牲他人甚或自己人的生命與尊嚴為代價。而最新挑戰,是利用數字化加強極權統治。

今年2月,周鋒鎖專職運營的「人道中國」與另外23個在美非牟利人權機構,向美國總統拜登發出聯署信,呼籲將人權作為對華政策優先考量因素。聯署信提出多項建議,包括拜登政府應在國際組織發揮更積極作用以促中國重視人權,關注科技發展以抵禦中國大數據監控,為中國維權人士、記者、律師等提供強力而堅定的支持,以及維持現有涉西藏、新疆、香港問題的對華制裁措施等。

「回報」港人支持 助流亡美國者安頓

周鋒鎖稱,「人道中國」今年以來幫助過數十名參與反修例示威的香港人,他們當中有被國安法起訴者,並協助其中10多名流亡者在美國安頓。「人道中國」網站公告顯示,2019年為香港發起專項募款,最後向「612人道支援基金」捐出10萬港元;2020年繼續為約20個香港示威者個案提供資金援助。周鋒鎖說,「這也是對於香港人這麼多年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八九六四共同記憶方面做的這些努力的回報。」

周鋒鎖表示,時而從香港年輕抗爭者身上看到32年前的自己,「特別看到像羅冠聰、周永康這些年輕人,的確跟我們當年很類似。我那時也坐牢了,現在坐牢的黃之鋒、周庭(也很像);還有在海外的,也面臨很大挑戰」。他稱,「人道中國」幫助一些香港年輕人在美國安頓後,會鼓勵他們先完成學業,未來從事一項正常職業,這樣才能長期堅守抗爭。

回望32年,周鋒鎖坦承常有無力感,「我們是少數,我們沒有任何資源。但另一方面強權那麼強大,我只是感到更大的驅使力,要做更多的事情來挑戰它、改變它」。

明報記者

(32周年 六四不一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