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榕樹蟲害提早爆 噬新界多區古樹 環團恐擴市區 倡政府派人掃蟲蛹阻繁殖

【明報專訊】蠶食細葉榕的朱紅毛斑蛾幼蟲去年下半年大爆發,新界多區細葉榕被啃食至光禿;經過冬季,長春社發現今年朱紅毛斑蛾的幼蟲於3月底已出現,較正常約5月出現提早約一個多月,疑與全球暖化有關,恐每輪爆發相隔時間太短,不足以讓榕樹重新生長,影響榕樹存活,更恐擴散至市區。發展局亦稱今年受影響樹木較去年多,受蟲害影響的古樹更倍增,正以多管齊下方式處理,包括以竹/草蓆或麻布袋包裹樹幹,捕捉在樹幹上活動的幼蟲。

榕葉生長速度不及幼蟲繁殖

長春社保育經理許淑君表示,朱紅毛斑蛾在本港一直存在,其幼蟲主要啃食榕樹的樹葉,但過去數量不多,受影響的榕樹只有樹頂的樹葉被啃食,在下一代幼蟲孵化前,有足夠時間長回樹葉,故未有威脅榕樹。不過,朱紅毛斑蛾幼蟲於去年下半年大爆發,到11月仍有大量幼蟲出沒,新界多區被「攻陷」;幼蟲成熟後於冬天結繭越冬,翌年化蛹及羽化成蟲,長春社繼續監察,發現今年「第一波」幼蟲提早於3月底出現,到5月底已羽化成蛾,按其生命周期推算,料「第二波」幼蟲即將於6月出現,8月有可能出現「第三波」幼蟲。

她續稱,朱紅毛斑蛾幼蟲大量繁殖,啃食樹葉量大增,擔心未來幾個月經歷第二及第三波蟲害,受影響榕樹未必有足夠時間長回樹葉。她又指今年首季雨量偏低,榕樹受乾旱壓力,認為加強灌溉有助加強樹木抗拒蟲害的能力,並促政府採取針對措施,例如在幼蟲結蛹階段以人手清除蟲蛹,減少幼蟲數量。

指大埔失守 區議員恐蟲害南擴

許淑君稱,今年錄得受蟲害影響的地區雖與去年相若,主要集中在新界西至新界中,例如屯門、元朗、上水、粉嶺等,市區暫未發現有朱紅毛斑蛾肆虐,估計大帽山、屯門公路及吐露港公路都是天然屏障,暫時阻隔蟲害,但若不及時治理,擔心會擴散至市區,會有大量古樹受影響。

大埔區議員劉勇威表示,該區去年未發現有榕樹受蟲害影響,惟今年失守,大埔舊墟和太和邨等已現蟲蹤。他指大埔是新界中部「最南線」,擔心蟲害向南擴散,促政府正視問題,撲滅蟲害。

發展局:受影響古樹今年倍增

發展局表示,今年受蛾蟲影響樹木數目較往年增,元朗、大埔、北區及屯門共有23棵古樹受蛾蟲影響,較去年多12棵,當中包括錦田樹屋。該局稱,受影響古樹的整體健康和結構狀况未有構成嚴重影響,沒有樹木需要移除。

本報記者去年11月到新界多個地點,發現不少榕樹的樹葉幾乎被啃食清光,當中有古樹受影響;記者上周再到其中一個重災區上水,當中上水花園第一號約有30棵細葉榕受影響,大部分榕樹逾九成樹葉消失;上水公園至少有7棵古樹受影響,被啃食樹冠由30%至60%不等。

竹蓆包樹 噴殺蟲劑

環團促留意免一併殺天敵

發展局表示,聯繫廣東省的專家顧問,得悉在深圳亦出現蟲害情况,並透過噴灑適度殺蟲劑以控制幼蟲數量;至於本港則多管齊下治蟲(見表),包括今年初蛾蟲結繭越冬時,嘗試利用竹/草蓆或麻布袋包裹部分樹幹,捕捉在樹幹上活動的幼蟲,從而減少其數量及緩減啃食樹葉的程度,部門正密切監測受影響樹木及評估防治工作成效。

長春社許淑君說,噴灑殺蟲藥有可能一併殺死朱紅毛斑蛾的天敵例如姬蜂及榕透翅毒蛾,促政府使用殺蟲藥時要留意。另外她建議於幼蟲在樹根之間的隙罅結蛹時,以人手方式在樹腳掃走蟲蛹,減少下一代幼蟲繁殖量。

明報記者

(城市保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