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屢與監牢擦身過 早料難逃入獄 蔡耀昌:社運攻守有時 守非懦弱

【明報專訊】投身民主運動逾30年,支聯會秘書蔡耀昌多番與監獄擦身而過,他曾因示威被判社會服務令,亦曾在內地遭公安扣留審問,直至這次,「看來都頗接近(入獄)了」。蔡耀昌早想過有日會失去自由,只是每次提起其他在囚民主派人士,卻總是哽咽、斷斷續續才能道出自己的難受,「是……是頗痛心的」。他不欲再見到熟悉的面孔入獄,奈何民主路成本代價漸高,他寄語各方思考路向、放長視野,「任何社會運動、民主運動,有高峰亦有低潮。有時要攻,有時要守,守不代表懦弱」。

痛心戰友收監 寄語放長視野

蔡耀昌昨日承認前年10月1日組織、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他步入法庭前留下16字:「不亢不卑,坦然面對,初心不改,信念長存。」雖從未想過因此事被起訴,但多年來早預視或會被捕、入獄,故去年被捕時,他只覺「沒什麼特別,要來便來吧」。

過往蔡耀昌亦曾入官門,只是從未坐牢。1992年6月5日凌晨,他與市民前往新華社示威,其後他與另外數人被控非法集結,判處160小時社會服務令。他憶述,當年警察不會清晨6時到家中「拍門」拉人,而是致電約他到警署發傳票,「警察還說,不想你的家人知道、擔心」。翌年他陪同內地工運領袖韓東方前往廣州,在酒店被公安拘留審問,那時蔡耀昌看着香港午間新聞,「真的會想,會否無法返港?」結果公安只載他到車站、沒收回鄉證,至2016年他方能再踏足廣州。

六四或無法點燭 「心中想法無人能改」

對於下周可能入獄,蔡耀昌自覺心理準備「OK」,連日來忙於處理工作,探望囚友、收拾入獄想讀的書、為支聯會奔走,時間總是不夠用。今年六四他或已身陷囹圄、無法在囚室燃點燭光,「但心中有(悼念)想法,都是一種方法,到今時今日,無人可以改變你的思想」。

看似坦然面對牢獄,但談起民主派人士相繼入獄,蔡耀昌的聲線總會突然變得沙啞低沉,長嘆一口氣,久久方能說話。他說有時想起戰友,想起相處點滴,常覺悲從中來,「想不到如何幫忙,有點無能為力的感覺」、「我不想再有更多認識的人面對牢獄之災,儘管不是我們能夠控制,但是……真的不想」。

信未來尚有能力掌握 「沒悲觀權利」

在他看來,面對身邊人相繼入獄,港人更要考慮保存自身、保存他人,只盼未來可平安同行,「發生了的事已發生了,但未來,我們尚有能力掌握」。1989年過後,蔡耀昌每走一步總會考慮風險,目前支聯會8名常委,或已入獄,或有案在身,他不諱言擔心影響工作,今年支聯會在國安法陰霾下,亦正面對最嚴峻的政治、法律風險,強調這時更應謹慎處理,以保存實力為優先考慮,否則或連運作也無能為力。

以往蔡耀昌覺得在香港爭取民主尚算幸福,經歷過議會逐步開放的年代,「我們是否完全一事無成?我一直都說不是,我們曾有進步;若一點進步都沒有,現在就說不到倒退啦」。日後路途更見崎嶇曲折,他多番說民主派要思考未來組織、工作方式,「無理由每次都出來硬碰」,但亦樂觀說「總有路」,盼考慮在當下環境如何做好民間社會工作,「我們真的沒有悲觀的權利,有什麼事情便做好吧」。

明報記者 邱榕瀅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未經批准集結 蔡耀昌 內地 支聯會 國安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