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指縱回復平靜 「香港已不屬於港人」 單仲偕嘆回歸前恐懼變成現實

【明報專訊】民主黨一眾「老鴿」上周飯局,單仲偕數了數:席上8人,當中6人一是候審,像他與張文光;一是緩刑,如李永達、楊森與何俊仁;也有涂謹申因涉國安法被捕。他說正面點看,彼此縱未曾富貴,最起碼可共患難。昔日同在議會為民請命,當下各自面對審訊,單仲偕慨嘆香港變了,回歸前港人的擔心、恐懼變成當下現實,連日來他也忙於為入獄作準備,「香港實質上變了,新環境下,隨遇而安啦」。

去年4月18日,警察拘捕15名民主派人士,震驚國際;單仲偕也在其中,被指在前年10月1日組織、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他昨日認罪,暫准保釋至今日再訊,還待下周求情、判刑。

平和面對入獄 憂國安法被告「不見曙光」

去年被捕翌日,單仲偕便與太太遠足,年多以來他如常生活、出席區議會會議。過往未經批准集結案件多判罰款,直至一個月前,多名民主派因組織、參與前年「8.18流水式集會」被判囚、緩刑,「你說恍然大悟也好、面對現實也好,大家都沒想到8.18的判刑那麼嚴重」。自那天起,他才認真思考一旦判囚後的事。

單仲偕為入獄做好了心理準備,只不時向劉慧卿笑說「生理準備就不知道了」。連日來他配了眼鏡、注射疫苗,知道獄中食物分量少,故刻意減少食量,縱知道囚室狹小骯髒,「聽了是有心理準備,但去到可能不習慣,都沒辦法,要面對現實」。心情如何?他只道「平和」,因今次被控《公安條例》尚且有案例可循,「起碼看到隧道出口有曙光,但國安法的(被告)未審已在(監獄)內,隧道看不到曙光,那更擔心」。

沒後悔惟有憾 冀完成區會任期

早於前年10月1日參與遊行,單仲偕已想過可能要「找數」,縱使從未後悔,但的確有憾:原欲完成4年區議會任期,但若今次判囚逾3個月,依例便將喪失區議會席位,「有頭無尾,並非我所能控制」。

本來他在2016年已「金盆洗手」,告別立法會並交棒,但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在一片反對自動當選的氣氛下又再出選、當選,並出任葵青區議會主席。在他看來,即使被DQ,不過是提早回復退休生活,香港近年面對的衝擊卻是翻天覆地。

單仲偕1985年首度參選區議會,正值中英簽署聯合聲明翌年,港人恐懼回歸過後會被秋後算帳,「當時擔心從政可能有很多後果」,回歸後稍稍安心,惟至今時今日,「風險不是風險,是現實」。

寄語年輕人退一步 「別那麼容易被殲滅」

他形容,在干犯未經批准集結罪也要入獄18個月的當下,正正對應了港人在1980年代的恐懼,甚至預計在兩岸形勢下,香港情况只會惡化,「本來80年代大家的恐懼,應在97年出現,但在97年沒出現,卻在2021年出現,我們是賺了24年?還是蝕了26年(指距離2047年)?我們應該在97年已像今日恐懼,抑或今日的恐懼,應在26年後發生?」

政府常說「完善」選舉制度、立國安法後,香港可回復平靜,單仲偕說,縱屆時香港表面繁榮,「但香港已不屬於香港人」。他寄語年輕人在當下局勢,既要對共產黨加深認識,也要退一步海闊天空,「別那麼容易被殲滅,救得一個得一個」,起碼好好保存、救活自己。

明報記者 邱榕瀅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單仲偕 未經批准集結 公安條例 民主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