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戰友在囚他出獄 林朗彥:學習獨行 眾志摘匾難免落寞 「最早出嚟嗰個」自覺無時間浪費

【明報專訊】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主席林朗彥及成員周庭,因前年包圍警察總部,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法庭去年12月判3人監禁7個至13.5個月。最早獲釋的林朗彥,自10年前學民思潮成立,到後來的香港眾志,他一直是團體內的「行動者」,如今戰友身陷囹圄,眾志的「牌匾」亦已拆下,他難免感到失落,現在要學習獨自摸索個人出路。

明報記者 何郁慧

圍警總判囚7月 出獄翌日即聽審

林朗彥在包圍警總案被判囚7個月,在喜靈洲懲教所服刑,他獲扣減三分之一刑期,於4月12日出獄。他說對比獄中的刻板生活,石牆外的生活節奏過得明顯較快。他出獄翌日便到法庭聽審,聽黃之鋒及古思堯在「反蒙面法遊行」案的判刑,之後再去探望正在還押的袁嘉蔚。他獲釋一周後接受本報專訪,記者見他明顯消瘦,他解釋在囚時幾乎每日運動,出獄後亦希望保持每天早上跑步,笑言「希望(體重)唔好反彈」。

由學民思潮至香港眾志,林朗彥未必是鏡頭下最耀眼的領袖,但他是幕後軍師。然而,眾志在去年《港區國安法》實施當日宣布解散,作為主席的他,名義上的工作崗位頓失。後來他身邊多名朋友亦因不同案件相繼入獄,他承認現在確實感到寂寞。

他感慨道,「的確大家見到台面嘅人物係少咗好多,好多都係好熟悉,特別係之鋒。今年係學民思潮10周年,過去10年,基本上大部分時間,我哋都喺同一個團體共事。的確會有一種失落感,始終一個咁熟悉嘅戰友唔喺身邊。Tiff(袁嘉蔚)、阿庭(也入獄),令我有呢種失落感。」

或學習紋身 多一技傍身

「我一直覺得自己喺一個團體先可發揮最大作用,𠵱家門口嘅牌匾拆咗,實際上啲人又坐緊監,大家喺新聞認識嘅人都有人選擇離開,𠵱家自己真係唔喺一班人當中發揮作用,呢個係最大挑戰。」林如是說,現在要摸索個人出路,除了持續投入公民社會,他還希望學習紋身,多一門技藝以備不時之需。

1月發生的「35+大搜捕」,林朗彥在獄中得悉,他當時很擔心友人,及他們的至親。他了解朋友與家人、伴侶或自己對未來皆有計劃,但現在又不知要拖延何時才可達成。說到這裏,他不住連聲嘆氣。

構思寫書談牢獄

「政治監禁課題愈來愈重要」

至他臨近出獄,他突然發現,「咦!原來我好似喺呢班人之中,最早放出來嗰個」。他說感受到很強烈的責任感,自覺要實踐一些事,不可浪費時間,其中他正在構思撰寫一本有關監禁的書。他解釋,「政治監禁這個課題愈來愈重要」,而公眾認識的政治人物,多半都在囚,很多人希望了解監禁這回事,尤其他們對政治犯有很大的情感牽連,故認為這是值得探討的題目。

林在獄中看過幾本有關納粹的書,看過別人的見證,其中教他最深刻的是《活出意義來》中的一句格言,他引述當中的意思:縱然自由和權利被剝奪,但不論你在什麼環境,你如何面對的心態是無人能夠左右,這是最後的自由。受書啟發,他希望記錄政治犯的經歷、心態和採取的行動,他認為這些是這時代下抗爭的一種宣言,值得被記下。

相關字詞﹕政治犯 香港眾志 學民思潮 林朗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