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不配流亡 只稱旅居 「哪裏都不是新家,永在飄流」

【明報專訊】李軒朗記得,自己離港那刻,走到機場閘口仍想回頭,上機後卻又怕被捕,離港決定來得倉卒,「想farewell也沒有farewell,想見某些人多一次,也無法見面」,不捨、傷心、擔心的情緒混雜。他不以「流亡」自居,也不願透露身在何方,自覺旅居海外「避很久的風頭」,「去到哪裏都不是新的家,永遠都在飄流」。

「參與文縐縐的事都清算」 萌念離港

李軒朗去年曾與超區初選勝出者、元朗區議員王百羽合組名單,欲出戰立法會選舉,他稱離開亦與47名初選參加者被捕案有關,自覺有參與初選、亦曾籌組公民議政平台,當下壓迫愈見惡劣,「若我做了很轟烈的事情被捕,那沒什麼好說,但現時是什麼都無做,只參與了很『文縐縐』的事,選舉、初選、議政平台,就要無故面對政治清算」,故萌生離港念頭。雖他曾與王百羽因立會選舉開支申報被捕,但強調無愧於心,有信心案件不會定罪。

他不以「流亡」形容自身,因認為需在故土有很大犧牲,才稱得上流亡,故只形容自己旅居海外,暫亦未有打算申請庇護。

未擬申庇護 只盼言論不被詮釋定罪

李軒朗離港另一考慮在於自由,「可以在自由空間講我要說的話,講『光復香港』不用想國安法、『唯一出路』又要遮遮掩掩打擦邊球」,言論毋須被他人詮釋定罪,「有恐懼,那不是失去人身自由的恐懼,而是(陳奕迅)時代曲……要唱另一些歌的恐懼,為了生存是否要被迫就範?是否要跟他講?他日silent(沉寂)了,都說你不夠loyal(忠誠),會否變成這樣?」

人在異鄉,李軒朗總記掛沙爹牛肉麵與米線,「走了才發現,香港很熱,但原來來到這裏(外國),會覺得香港獨特,會記住、會掛念」。他盼在異鄉裝備自身,盡力推動香港變好,「保留對家鄉最真實的感情,保留自己、亦保留香港,只要香港人不死,香港就不死」。

相關字詞﹕選舉開支 離開 區議員 立法會選舉 國安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