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基層新年願望:上樓上班上學 劏房戶疫下求助飈兩倍 九成涉失業

【明報專訊】疫下除舊歲,喜氣洋洋的背後,藏着不少基層的悲歌。社協初步統計,2020年接獲劏房戶的求助個案較前年急升兩倍,達3300宗,當中九成與失業或開工不足有關。本報訪問3個基層個案,失業半年的離婚女士擔心得夜夜失眠;開工不足的按摩師靠胞弟接濟供養子女;單親母難以管教停課的子女,壓力大得以淚洗面。他們的新年願望卑微,只求疫情快過,盡快上公屋、上班、上學。

明報記者 丘萃瑩

協助劏房戶多年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副主任施麗珊,在疫下一年每月會探訪劏房戶、板房戶等。她形容疫下求助「升幅驚人」,社協初步統計2020年接獲3300戶、約8500人求助,較前年上升兩倍。去年新增個案有九成涉失業或開工不足,其次是住屋及子女上網困難等。

政府服務停 求助培訓無門

她透露,社協去年動用約2000萬元資金及物資協助劏房戶,部分由捐贈者支付,包括派口罩、食物援助、買學習設備等,金額較以往每年動用300萬元急升逾5倍。

面對龐大求助量,施麗珊和同事亦不斷「OT」,但仍「好難幫失業者搵工」,有些人想接受培訓轉行,「唔開班,想讀保安牌都唔得」,暫時協助數百人找到工作,但部分只是兼職。

對於政府疫下支援工作,施麗珊直斥「失職」,政府根本沒從基層角度思考,「公務員在家不會令疫情消失,但基層最困難時無人服務」,「街坊申請求助,打電話都無人聽」,促請當局檢討。

求職屢無果 儲蓄漸盡常失眠

對很多劏房戶來說,今年是最難熬的農曆新年。住在大角嘴約80呎板房的56歲Amy,月租及水電費至少3000元,原本做酒樓傳菜員的散工過活,月入約1.1萬元,去年5月起失業零收入逾半年。她說積蓄一直減少,數度求職不果,繃緊的情緒不斷升溫,擔心得經常失眠,「基本上每個鐘都會醒一醒」,「失業成日喺屋企對住四面牆好壓抑,內心好徬徨無助」,害怕有一日要流落街頭,現時戶口只餘兩萬元,幸最近找到保安工作。

Amy離婚後單人輪候公屋逾9年,但非長者不能領取輪候公屋3年的政府津貼。她批評「點解非長者就無?」,生活很艱苦,疫下又失業,「已經好慘,好大壓力驚交唔到租」。

談起農曆新年,Amy說每逢佳節倍傷心,「孤零零不會特別過節」,疫情不敢見朋友,家人亦不在香港,更顯形單隻影,說畢不禁傷心落淚。Amy多來年只睡在木板牀的薄氈上,亦要與6戶共用廁所,疫下只好每次如廁前噴酒精,新年願望是疫情快過,盡早上公屋。

深圳封關 別子女逾年

亦有人因疫情與親人分隔兩地。按摩師魏先生住在石硤尾百呎劏房,9歲及11歲子女去年1月封關前回深圳探親,一別就13個月,只能靠電話及視訊聯絡。魏先生眼泛淚光說「好憂鬱」,盼望一家人團圓過年,但今年恐再度分離。他新年願望是疫情快過,與子女共聚天倫,並希望盡快復工,存錢讓孩子過得更好。

停工按摩師:職津放寬無用

靠雙手按摩掙錢的魏先生,無奈疫下按摩院停業,現只能靠上門為熟客按摩,從月入約1.6萬元銳減一半,僅夠交月租及水電費約5000元,勉強生活,要靠胞弟接濟供養子女。被問及政府公布降低職津門檻,他認為幫助不大,現時按摩散工每月工作不足72小時,盡快復業才能增加收入。

(疫情第四波)

相關字詞﹕施麗珊 社區組織協會 失業率 劏房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