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黎智英保釋案爭拗危害國安行為 終院押後裁決 律政司:應涵23條行為 張舉能質疑

【明報專訊】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早前被控《港區國安法》的「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早前一度獲高等法院批出保釋,律政司後來提出上訴,終審法院昨日開庭審理應如何解讀國安法涉保釋的條文。律政司主張,法庭考慮被告會否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時,應不限國安法或其他刑事罪行,當中包括《基本法》第23條所述行為,遭終院首席法官張舉能質疑:「豈不是非常古怪?」法庭決定押後裁決,其間黎智英繼續還押。

代表律政司的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在陳辭開首表示,中央對香港的國家安全事務有根本責任,香港亦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他又稱,國安法由人大常委制定,香港法院沒權挑戰其合憲性,加上國安法與《基本法》同屬全國性法律,兩者應整體地理解(construed as a whole)。

律政司:國安法42條出發點不准保釋

周天行認為,法庭處理國安法被告的保釋程序時有兩個步驟,首先應考慮國安法第42條,繼而再考慮《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條,指國安法第42條的出發點不准被告保釋,保釋原則與一般刑事罪行不同。他又認為,法庭考慮第42條時,應參考目前的資料或相關事宜,估量被告將來會否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但不應考慮保釋條件。

上述說法隨即遭多名法官質疑。常任法官李義指出,有關程序屬風險評估,法庭理應將所有相關事宜納入考慮之中,質疑為何要排除保釋條件。首席法官張舉能指出,法庭有權施加保釋條件,控制被告的住處,甚至與誰溝通。常任法官霍兆剛亦指出,法庭需同時考慮被告會或不會再犯,質疑為何不能考慮保釋條件。

周天行回應,國家安全至為重要,危害國安的罪行卻難以發現,保釋條件亦只是被告的承諾,單是一次的危害國安行為,公眾都難以承受。

法官質疑律政司觀點公平否

非常任法官司徒敬則表示,假如法庭不能採取預防措施,國安法第42條已近乎不准保釋(come very close to no bail provision),質疑律政司的觀點是否公平。周天行回應,條文屬「不准保釋,除非(no bail unless)……」,條文字眼亦顯示保釋條件屬無關考量。

另外,周天行認為,法庭考慮被告會否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時,不應局限國安法的罪行,當中包括本地法律下的罪行(例如叛逆、煽動罪),以及危害國安的「行為」,當中包括基本法第23條中,香港政治組織或團體與外國政治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以及外國政治組織或團體在港進行政治活動等行為。

陳兆愷:既非罪行,為何關注?

周天行:有關行為同樣危害國安

非常任法官陳兆愷隨即反問有關條文是否構成罪行,「既然不是罪行,為何法官要關注?」周天行回應有關行為同樣危害國安。首席法官張舉能則形容,當全港市民仍自由地進行有關行為,法官考慮保釋時卻要考慮有關行為,「豈不是非常古怪?」周天行回應,情况與被告的犯罪行為(actus reus)有關。

【案件編號:FACC1/21】

明報記者

(港區國安法)

相關字詞﹕終審法院 保釋聆訊 國安法第42條 黎智英 港區國安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