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旁人說他太樂觀 夏博義:不信無希望 二次回流掌大律師會:人人有風險 始終要承受

【明報專訊】1990年代初,港人紛在回歸前移民離開,夏博義逆人潮而行,來港執業,只因嚮往坐船上班,風光明媚。20多年後移民潮再現,夏博義已晉身資深大狀,本來身處英國的他卻重返香港,風雨飄搖之際當上大律師公會主席。留下的決定不易做,的士司機也對他說「香港無希望」,人們說夏博義太樂觀,但他對香港信心猶在,也願意承受留下的風險。

明報記者 邱榕瀅

大律師公會上月改選,夏博義(Paul Harris)從前任主席戴啟思手中接任,那刻他自覺任重道遠。夏博義承認曾憂慮自身安全,他說起相識多年的好友民主動力司庫關尚義,沒想過關尚義會因民主派初選被捕,「我想每一個人都有風險,包括你(指記者),但這也是需要承受的」。最終,他選擇再度留下。

英國疫熾 曾患癌留港避疫

這背後有段小插曲,夏博義去年來港處理監警會案件,其後英國因疫情封城,曾經患癌化療的他免疫系統不佳,新冠病毒對他而言相當危險,兒子着他別回英國,「我想了想,為什麼不(留下來)?英國一切都關閉了,這裏有很多要做的事,回來的感覺亦很好」,他預計未來數年也將留港。

1990年代認識陳文敏

機緣下創立人權監察

夏博義在1990年代初曾來港長住。他本身在英國當公務員,後來「轉換跑道」執業。一次來港,夏博義認識了法律學者陳文敏等人,各人認為香港需要獨立組織監察回歸後《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承諾如何實踐,「他們問,為何你不來港執業,建立這監察組織?」結果,他創立香港人權監察,也成為創會主席。

他笑道,當年考慮之一在於倫敦地鐵每日故障,來港生活便可住在離島、每日坐船上班。結果他在香港一住便是14年,直至2008年才返英。

當年夏博義對回歸也非毫無憂慮,起碼3人曾勸喻,他身為人權監察主席,回歸首日或要入獄,以至被逐離港。夏博義也有計算:當全球注目香港,他不相信中國會馬上拘捕人權組織主席,「當然那有風險,但這計算最終是正確的」。他記得回歸後首場遊行,人權監察派員到現場觀察,「無人知道會否有軍隊射殺示威者、警察會否拘捕所有人」,一個畫面抹去了憂慮:有警察步向社運人士「阿牛」曾健成,與他握手閒聊,「那很有象徵意義,代表生活如常」。

回歸見警與阿牛閒聊 覺生活如常

嘆20年後情况壞得多

夏博義慨嘆,20多年後情况卻壞得多。今次回港,香港基建改善了,風光更加明媚;然而社會撕裂,港人不快樂,橫空出世的國安法與法治不相容,移民數字超乎他的想像。

不過,夏博義對香港仍未失去信心,他說,「這地仍有有效的司法系統、許多關心法治的人;情况的確壞,但我不信已絕望」。夏博義記得一次乘的士,他以廣東話對司機說,「我諗,仲有希望」,的士司機回敬一句「香港,無希望」,前路茫茫,「時間會告訴我們,哪一方是正確的」。

相關字詞﹕香港人權監察 大律師公會 夏博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