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工人工傷截肢 僱主收警告信續未賠 勞處:公司無證據下稱或屬自僱 負責人:交律師

【明報專訊】「爸爸,你退休啦,你返大陸養老,我養你我照顧你啦!」 63歲搬運工人俊叔(化名)8月尾向女兒說「做埋呢兩年退休」。兩日後,他在觀塘工作期間被貨車尾板「劏肚」重創,短短兩周接受13次手術後仍留醫,左腳已截肢。勞工處兩度發警告信後,僱主至今仍未按法例向俊叔每月發放「工傷病假錢」,現時一家只能靠積蓄過活。涉事公司祥利運輸負責人黃女士回覆本報稱已交由律師跟進,拒絕評論。

明報記者 梁銘康

勞工處發言人回覆本報稱已得悉事件,並說僱主在未有任何證據下,向勞工處聲稱俊叔可能為自僱人士,處方已兩度向僱主發警告信,要求盡快清付拖欠的工傷病假錢,並會繼續向事主提供協助。

兩周13手術 仍須動刀用「屎袋」

8月24日下午2時許,63歲祥利運輸跟車搬運工人俊叔在觀塘工業中心4期停車場工作期間,懷疑因同事倒車時未有為意他在車後死角位置,遭仍未收起的尾板「劏肚」,肚皮位置有一個20厘米乘20厘米傷口,傷及大腸、小腸等器官。俊叔女兒Emily(化名)當晚獲悉後趕到伊利沙伯醫院,深切治療部醫生形容其父「有機會捱唔過呢48小時」。最後俊叔捱過關鍵時刻,但其後兩周共接受了13次手術,由於血液不能流到左腳,最後要截肢。現時阿俊在療養醫院留醫,仍需等待做更多手術,將消化系統重新連接肛門,手術前需繼續使用「屎袋」盛載排泄物,亦要長期服藥紓緩「幻肢」症狀。

出事前剛勸退休 女放下工作照顧

Emily父母離異多年,往日父女一年只見面一兩次,意外前兩天Emily更曾勸父退休,詎料兩日後飛來橫禍。因疫情關係,意外至今Emily僅與父親見面一次,只能每天通電話,相當掛心。本來從事美容業的她放下工作,每天風雨不改送飯到醫院,與無業的胞兄以積蓄過活。一家人迎來巨變,Emily曾寢食難安,3日間瘦了6公斤,又從姑姊打聽到截肢後父親情緒低落,每晚都在病房痛哭,幸現時父親情緒已有改善。

「長散工」做逾10年 現靠積蓄過活

Emily透露父親為公司工作10多年,一直以「長散工」身分當日薪工,每日工資最少800元、一周工作6日,「所有生財工具都係佢哋提供,我爸爸都係聽指示做嘢」。工業傷亡權益會幹事余嘉浩表示,坊間有不少「假自僱」營運模式,而實際上自僱與否,而根據多項條件定斷,例如生財工具是否由公司提供、是否按日薪出糧、工作時間是否自訂等。

工權會:勞處無牙虎 檢控平均罰3萬

Emily稱事發後不久仍能與祥利運輸負責人溝通,對方一度答允按《僱員補償條例》每月發放「工傷病假錢」(相等於五分之四月薪,為期最多24個月),但其後以「保險公司唔畀」、「(案件)仲研究緊」、「(女兒)無資格介入」為由推搪,至今仍未發放任何補償。

余嘉浩稱,曾有僱主未有理會勞工處調查結果,「搲爛塊面」拒絕賠償,余形容勞工處為「無牙老虎」,因為「最後勞工處都係同啲工友講『你哋去打官司啦』」。余說,若勞工處檢控僱主,根據多數案例,法庭平均只會判處2萬至3萬元罰款,不排除會有僱主抱僥倖心態,面對有可能要向工傷僱員支薪10多萬元,寧願以小博大,拖延甚至拒絕承認工傷,認為法例阻嚇不大。

相關字詞﹕勞工處 劏肚 貨車尾板 工傷 退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