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疫下留家電費增 劏房戶申中電資助「如買六合彩」

【明報專訊】疫情下基層生活壓力更大,經濟不景不單隨時失業,連電費擔子也更重,有劏房戶稱,疫下無法到商場或圖書館「歎冷氣」,孩子又不可上課,一家人留在家中致電費大增,期望電力公司可加碼提供電費資助。有關注劏房組織亦稱,中電僅有1萬個電費資助名額,形容劏房戶申領如「買六合彩」。

昔可到圖書館「歎冷氣」

王女士與兩名就讀小學的子女居於石籬一間70平方呎的劏房,月租約3000元。她說,單位一劏六,每季(兩個月)電費按單位唯一電表的電費單平分6份,夏天時王女士每季電費可達800至1000元,「熱天開冷氣慳住慳住開,夏天(電費)貴一倍唔止,之前(疫情下)唔使返學,電費仲貴」。為了省電,她一向會在夏天日間時間帶子女到圖書館或商場等公共地方「歎冷氣」,但今年在疫下要減少外出,電費都較往年貴。王女士過去曾做散工,但疫情下已沒有工作。

她認為明年電費雖然凍結,仍然昂貴,期望疫下可以有寬減。中電會為1萬個劏房戶提供約600元電費資助,王女士期望可以增加名額,並加碼至1200元。

指劏房濫收水電費嚴重

團體促立法規管

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成員吳堃廉說,中電推600元資助並有消費券「有好過無」,但電費資助只有1萬個名額,令劏房戶申請就如「買六合彩」。他並指劏房濫收水電費問題嚴重,期望政府可以立法規管電力收費。

食肆:凍費月省數百「得啖笑」

疫下飲食業重創,點心專門店「添好運」創辦人麥桂培表示,電費凍價「多多少少」都會有幫忙,但電費佔成本不多,即使其奧海城分店全部器材都是用電,電費亦僅佔營業額約6%,人工和租金等才是最大成本,故不加電費也只是「得啖笑」,每間店每月只能省約數百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