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大學烽火一周年】學生現創傷後遺 理大「執仔」校長:望還寧靜校園

【明報專訊】理大圍困事件中,一班校長走入校園接走未成年學生,逾300人經此安全撤離。參與「執仔」的中學校長李建文稱,知道個別中學生之後出現創傷後遺症徵狀,如見到警車燈、聽到涉及警方新聞報道時失眠、流冷汗、手震,他們需要別人聆聽和關心,而他最擔心的是難以掌握有多少此類學生,難評估情况有多嚴重。他稱,過去因疫情增添學校支援難度,而各校仍很努力以不同方法持續關懷及跟進,籲社會予學校寧靜空間。

疫下校園活動停 難支援

李建文稱,不是每名學生都願意將參與過抗爭等具體情况告訴學校,未必願意將困難及創傷宣之於口。他稱大半年疫情令校園活動停頓,「對學生情緒衝擊相對無咁大,相對冷靜下來」,但同時因見面減少,增添學校支援學生的難度。他說教育界從沒放棄支援這些學生,希望各界還學校寧靜,共建關愛、友善氛圍,讓師生重建信任,繼續正面地跟進。

輔導專家:

社運壓力仍在 影響長遠

同樣參與接走被困學生的輔導教師協會主席何玉芬說,當時校長們到理大旨在保障學生安全,所以事後跟進並非為了責罰或追究,而是輔導學生情緒、接觸其家長等。她認為疫下學生面對長期停課、公開試未知能否舉行等,成為他們最緊急及重大的壓力,但社運的壓力並非不再存在,「發生了就發生了」,相信對學生有長遠影響。她說,學校疫情期間保持接觸學生、協助維繫學生之間的同儕關係,希望抵消負面經歷,讓他們知道獲學校全力支持。

教育局早前要求學校申報有何措施加強德育或個人成長教育,何玉芬說學校一看到學生有需要,就會自發針對個別及整體學生提供訓輔,包括價值教育、關注他們精神健康等,局方要求學校交訓輔計劃與否,學校亦會做相關工作。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