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大學烽火一周年】睹示威者貪玩放火 留守學生:對社運黑暗面感受深

【明報專訊】今年暑假畢業的中大生John(化名),去年中大衝突被疑似海綿彈擊中,胸口現乒乓球大小的腫塊。一年過後腫傷已退,但記憶猶在。John說中大出事時很多人在外圍送物資、「家長車」車龍令他很感動,但此役令他感受最深的卻是「社運中較黑暗的地方」。

他憶述警察撤退後,有示威者「貪玩得閒放下火」,有人因不滿意途人意見用箭攻擊。當日二號橋有示威者在橋頭一輛客貨車內放爆炸品及汽油彈,John說不是每人都知有危險,又有很多人在車邊穿梭,「我覺得他們不應這樣做,協調很差」。

現時社運靜下來,John說以前街頭抗爭針對警察,因他們是「前線上最明顯的敵人」,但現時「共同敵人不是如此表象」,示威者如何罵特首對她都無影響,「(運動)會消沉點,找不到人去攻擊」。他認為情况就如中大一役警察撤退,「沒有敵人時大家就會望回自己,原來我們都是普通人」。

John認為抗爭熱度低,大家不願去做「不太英雄化的抗爭手段」,而上街的難度、成本亦高了。他承認自己的參與度比以前低了,即使分享文宣、聯署等亦沒投放太多時間,「人會攰」,「在後抗爭時期,沒心力照顧不能控制的事,就唯有照顧自己生活多點」,言談間流露出無力感,「不覺得自己能拯救(香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