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周日人物】難忘早產弟夭折 曹蘊怡立志救病童 照顧腦創傷孩 家屬面前強忍淚水

【明報專訊】「明明聽到(弟弟)仲識喊,但之後再無返來了。」港大李嘉誠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臨牀助理教授曹蘊怡自己是早產兒「七星女」,而在7歲時隨懷孕的媽媽到美國探親,媽媽突然在親友家中的洗手間誕下未足月的弟弟,曹蘊怡猶記得滿地滿牀是血的情景,還有弟弟的哭聲。

事隔逾30年,說起弟弟離世,曹蘊怡仍雙眼泛淚。事件後她立志當醫生,而且要做兒科醫生。至今行醫十多年,在病房照顧腦創傷病童,難免有傷心時候,但她說盡可能不會在病童及家長面前哭出來,到下班回家後,她才流下為病童及父母而難過的眼淚。

明報記者 馮樂琳

母親友家早產滿地血 曾聞弟弟哭聲

曹蘊怡記得7歲那年,懷孕6個月的媽媽徵得醫生同意後,母女遠赴美國探望患病的姑婆。某天,曹媽媽在姑婆家中感肚痛,突然在廁所誕下曹的弟弟,「記得屋企老人家攔住不讓我行近廁所,但我都沒有理,只記得廁所一地血,亦聽到弟弟的哭聲」,過了好一陣子,救護車到場,載住媽媽的擔架牀同樣染滿血。之後她沒有再見過弟弟。

平復回憶的傷痛,曹蘊怡笑一笑,「唯一好處是我不怕見血」,也為她立下做醫生的志願。回港後曹蘊怡開始努力讀書,由學校的中游分子變成中上,至中三她向父母表明做醫生的決心。其後她到英國升學,直言整個讀書生涯「最開心是在大學讀醫學院」。在英國實習兩年後,曹蘊怡2007年因爸爸患病而回港執業,並一直在兒科工作。

行醫十多年,以為見慣病童的醫生會看破生死,但曹蘊怡斬釘截鐵說:「習慣唔到。」她記得兒時與媽媽在戲院看《南極物語》,她哭得媽媽大呼尷尬;與記者談起一個個病童,曹亦不時眼濕濕,語帶哽咽。但在病童及家長面前,她都盡量忍住淚水,「不可在病人和家屬面前哭,不可讓自己情緒影響他們」。對病童的眼淚,她都留待下班回家才流出來。

兩歲女孩患癌劇痛難當 家屬前「破戒」落淚

唯一強忍不住淚水的一次,是遇上兩歲小女孩因癌症擴散至骨,曹作為醫生已用盡止痛方法,嗎啡都下了,但小女孩仍不停在病牀輾轉反側,不停說「好痛、好痛」,當時曹的女兒與該病童年紀相若,感受更深,與病童媽媽交談時,曹忍不住「破戒」流下眼淚。但她說,作為醫生的難過,遠不及病童的父母。

曹蘊怡想起一個患心臟病女童,每次回醫院總是跳跳紮,會撲向相熟醫生打招呼,但一次手術後她連續9個月卧牀,雙眼看不見,不能自行進食和走動,也不能說話溝通,女童媽媽每日以淚洗臉,「那媽媽同我講,她很崩潰」。經復康團隊為女童密集式訓練,近兩年後的今日,女童已可重返校園,「要幫病童的家人一齊行這條路,讓他們知道不只是他一個捱。」

嘆殘障人士仍受歧視 為人父母難受

訪問後,曹蘊怡駕車載記者到拍照地點,她肉緊地說必須多分享一個個案。她說近日有位出生後因腦創傷致腦癇症的病童,其媽媽跟曹說:「我接受到兒子一世有特別需要,但當兒子長大後,其他人望着他的歧視目光,令兒子會很不開心,我接受不到。」曹蘊怡慨嘆香港社會對殘障人士仍帶有歧視目光,希望社會給殘障人士的父母及照顧者更多支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