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海外法律學者預料:港法庭更順從政治機關

【明報專訊】《港區國安法》實施不足3個月,警方引用條文拘捕和檢控多人,有海外法律學者昨日在一個論壇上表示,相信港區國安法立法後香港的法庭不會如以往積極,會更順從中央和香港的政治機關(political authority)。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認為,法庭日後解釋港區國安法條文,暫難料會更積極還是更順從(deferential)。他又說,港區國安法的實施取決於未來中美關係,而現時情况令人擔心。

程潔:法庭解釋國安法需更有創意

港大法律學院昨舉辦網上論壇「『一國兩制』和港區國安法:反思與前景」,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潔表示,在1997年之後香港法庭的權力增大,但對比李國能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時期和馬道立在任時期,已可見法庭逐漸變得溫和,相信國安法立法後香港的法庭不會如以往積極,會更順從中央和香港的政治機關,日後法庭解釋港區國安法條文時需更有創意。

指中央介入

因港府無法處理身分認同

程潔又說,港區國安法立法後,中央可直接介入港府架構,包括透過國安事務顧問直接參與管治,相信未來香港行政機關會更依賴中央。她認為中央之所以要直接介入特區架構,是因為以往的政府架構無法處理港人身分認同問題。

陳弘毅:難預計順從否

未來實施取決中美關係

同場的港大法律學院鄭陳蘭如基金憲法學教授陳弘毅回應時說,很難預計法庭會更積極還是更順從(deferential),而警方和律政司如何解讀港區國安法條文亦很重要,如果他們將條文解讀得很闊,就會有很多案件被帶上法庭,法庭就有更大責任解讀條文。

陳弘毅說,中央推港區國安法最主要原因是反修例運動,他估計港區國安法未來的實施要取決於中美關係,現時的發展令人擔心。他說,香港政客亦有重要角色,若民主派繼續採取對立、不合作方式,前景堪憂,例如中央已決定延長立法會任期,若民主派仍選擇不合作、不參與延長任期,政治危機和管治問題難有出路。

陳又說,認同港人有身分認同問題,中央推港區國安法可阻止分裂國家,但無法阻止市民思考,亦難改變港人身分認同。他舉例說,政府不能強迫市民在選舉中支持建制派,市民仍會以自己政治立場和參選人立場來投票;政府可以取消部分參選人資格(DQ),但不可能DQ全部民主派參選人。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法庭判決是取決於法官,港區國安法訂立後的行政和司法機關的關係需要一段時間才看到,要累積一定案例才看到。他相信,審判港區國安法的法官不會因為是由特首任命,而刻意在判決上取悅行政機關。

明報記者

(港區國安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