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疫境時刻】港將曾綺婷應戰29天 正能量齊運動激勵病友

【明報專訊】染疫留醫29天,空手道港將曾綺婷脫下空手道袍,在隔離病房與病毒決一死戰。病徵連環來襲,她沉着氣應對,每日運動維持肌肉力量。房友見她跑跑跳跳,叫一聲「教練」,便隨她一起運動,即使轉了院,這「教練」仍透過視像與前房友運動,隔着一屏,笑成一片。康復出院數天,曾綺婷在夢中重回病房,「我一定係傻咗」,但對她而言,染疫、抗疫到康復,確如一場大夢。

至今仍不知感染源頭

染疫一個月,曾綺婷由朋友口中的「J.T.」,變成醫護和院友口中的「綺婷」,「叫綺婷都OK,呢排被人叫慣咗」。3月中,空手道香港代表隊從法國集訓返港,5名港將及教練先後確診新冠病毒,曾綺婷是隊中第二名確診者。對於感染源頭,她至今仍摸不着頭腦,「當地人唔係好戴口罩,可能係餐廳、又可能係超市,真係唔知」。曾綺婷獲悉確診後最擔心肺纖維化,影響比賽表現,「好好彩,醫生話我體內病毒量低,睇咗肺片後話唔會影響肺功能」,她終能安心與病毒「決戰」。

入院初期,病徵連環攻擊曾綺婷身體,令她坐立不安,「肌肉痠痛到瞓都唔舒服,係好沉重嘅痛,拉筋都無用」。留醫第七天,她突然失去嗅覺和味覺,「嗅白花油無味,食橙又得番好少甜味,好無奈,成世女都未試過」。嗅、味覺喪失一日後恢復,卻迎來了肚瀉,重提這些痛,她臉上只剩苦笑。

起牀、吃早餐、做運動,曾綺婷的住院生活十分規律,「總之要令自己feel good(感覺良好),心態差反而會被病毒攻擊」,但正能量也有耗盡的時刻,「驗來驗去都仲有病毒,隔住塊玻璃望住啲山同草會好想出去,好厭倦」。幸好運動員總有點倔強、不服輸的因子,她調整心態,把鼻液檢測視為一場比賽,「比賽有輸有贏,今日呈陽性就當輸咗,好似平時咁返去重新練習,keep住做唔放棄」。

房友打氣:綺婷為港爭光

「坐唔定」的曾綺婷,每日在病房運動維持肌肉力量,房友見她跑跑跳跳也被「感染」,叫一聲「教練」隨她一起運動。後來曾綺婷轉到二線病房,她透過視像與前房友一同運動,「嗰種感覺好得意,大家都係各有各病房,但感覺好近,我又覺得自己好似幫到人」。憶起由單人病房轉至雙人病房時,她也曾擔心與病人互相傳染令病情惡化,「住落原來唔係咁差,反而好在有人陪,唔會亂諗嘢,無咁孤獨」,房友知道她是港隊代表,更在病房的小白板上留下一句「綺婷為港爭光」。

4月17日,糞便樣本連續3次呈陰性,曾綺婷終可出院,「真係好似發咗一場大夢」。沒料到回家兩天,她竟夢到留醫情景:「我一定係傻咗!」她笑着把說話重複了三遍。

自覺「生化武器」 見證醫護細心

29天裏,曾綺婷見證醫護人員的認真和細心,「佢哋係以生命去照顧我哋」。每當醫護身穿全副防護裝、通過兩扇門走入隔離病房,她都覺得自己有如生化武器,「有時佢哋留得耐,會忍唔住叫佢哋快啲出去」。身在冷氣長開的病房,隔着窗看天陰天晴,她最想念大自然氣息。她仍記得,拖着行李步出醫院一剎,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氣,心裏呢喃:「係自由的空氣,原來世界係有溫度。」

明報記者 陳冬綾

(抗疫新階段)

相關字詞﹕曾綺婷 空手道 疫境時刻

上 / 下一篇新聞